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法国碳中和的下一步

2022-09-27 08:55:02 零碳知识局   作者: 魏然  

9月6日和7日,法国电力公司(EDF)旗下的电力营销子公司ÉS Énergies Strasbourg(斯特拉斯堡电力公司)在电力市场交易中出现失误,意外卖出了本不存在的电力。

这一重大失误直接导致斯特拉斯堡电力公司损失了6000万欧元,法国也被迫紧急联系英国、西班牙等领国,随时准备买入电力避免市场崩溃。

传统上,法国一直是欧洲的电力输出国。但是在今年的能源危机之中,以核电为基础和主力的法国也没有能够躲过危机。甚至一度需要依靠外购电来保障电力系统的平衡。

覆巢之下无完卵。与德国的激进相比,法国的碳中和之路显得更加平稳,甚至是有些保守,但这可能并不是一条更佳的路线,法国的能源转型存在着可再生能源发电严重滞后等一系列缺陷。

危机难解,转型目标又迫在眉睫。法国能够走好碳中和的下一步么?

目标与现实

2020年,法国公布了多年能源计划(PPE)。这是法国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基础上对本国能源发展的中短期目标设定。

该战略以2012年为基准,目标是在三年内(2023年)减少10%的天然气使用量,到2028年减少量增加到22%。在同一时间范围内,石油使用量分别减少19%和34%;煤炭使用量减少66%和80%。在能源效率方面,目标是在2012年的基础上减少能源消耗,到2023年减少7.5%,到2028年减少16.5%。

为了达成这系列目标,法国对于可再生能源设定了一系列的建设目标。预计到2023年,法国光伏装机目标为20GW,2028年实现35.6至44.5GW的光伏装机目标。该法令还设定了其他清洁能源转型目标,包括在2023年开发最多10个电转气试点项目,到2028年开发10-100个。到2023年,绿色氢应该占工业氢的10%,5年后占20-40%。

为支持电动汽车革命,法国计划在2023年建成10万个公共充电站,外加100个公共氢燃料补给站,5年后达到400—1000个。

与欧洲平均水平相比,法国的能源结构无疑是偏低碳的。这一点与高比例的核电息息相关。在法国的总电量中,核电占据了近7成的比例,而高碳的石油、天然气、煤炭等热电发电量只有7.5%。看起来法国的碳中和未来一片向好。

但我们也可以从法国的发电结构中看到,其风电、光伏等可再生能源的比例是极低的。德国的风电、光伏发电量比例超过了30%,丹麦更是超过了50%。而法国仅有10%。

法国可以依靠庞大的核电装机实现碳中和目标么?显然,法国人自己也没有这样的计划。法国大规模建设核电的时代已经结束,尽管没有像德国那样采取弃核的战略,但法国建设新核电站的脚步也并不算快。从PPE来看,法国明显也是希望风电、光伏等可再生能源成为未来主要的零碳能源接替力量。

落后的风光开发

作为欧洲的能源大国,法国的新能源开发是明显落后的。直到今年,法国第一个海上风电站才建设完成,预计在今年年底正式投入运营。

2022年上半年,法国新增了1GW的风电,是2021年同期的4倍。但是目前法国的风电总装机仅有20GW,距离2023年的24.3GW目标还有较大的距离。相比之下英国的风电装机25.7GW,德国更是已经达到了63GW以上。而在发电量方面,英国的风电发电量占到了总电量的21%,德国则占到了23%,而法国仅有7.8%。

法国缺乏风光资源么?答案是否定的。法国拥有欧洲第二大风能资源,仅次于英国,如果仅考虑陆上风能,法国可能是欧洲第一大风能资源国。在海上风电资源方面,英吉利海峡沿岸的布列塔尼海岸,以及地中海沿岸,都可以为法国提供充足的风电资源。理论上来说法国路上风电资源的潜力大约是80GW,海上风电潜力大约为140GW。

制约了法国风电发展的主要原因是多方面的。历史上来看(2020年之前),法国国内核电为绝对主流,因此在整个欧洲范围内享受了较低的电价,甚至还可以对外输出电力。因此发展风电、光伏这样的不稳定可再生能源在法国内部并不能引发投资兴趣。

此外,法国的风电投资建设遭到了来自环保组织和渔业的反击,他们对其高风险提出了坚实的主张,当然还有居民和旅游业,他们希望有一个漂亮的风景。

尽管阻力重重,但法国已经决定奋起直追。早在今年2月,马克龙宣布政府计划在2050年前建立并运行约40GW的海上风力发电能力,或在该国沿海建立约50个海上风电场。

保障天然气之路

尽管法国对于天然气发电的依赖程度并不高,但占据能源消费22%的天然气在法国的能源体系中也是十分重要的。

法国的天然气消费中比例最高的为民用,占到了31%,其次是工业28%、电力与热力19%、第三产业17%。


法国天然气产量

从1970年代之后,法国的天然气产量就一直处于下滑的状态。2013年,法国天然气产量一度跌至0。因此天然气进口对于法国天然气供给至关重要。

尽管不像德国等欧洲国家一样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但法国进口俄罗斯天然气的比重也高达16.9%。而且除了挪威之外,来自荷兰、比利时、西班牙、德国的天然气属于欧洲内部交易,其天然气也大量进口自俄罗斯。因此俄罗斯对欧洲的断供,一样会对法国造成严重影响。

8月,法国总统马克龙访问了阿尔及利亚。外界普遍认为此次访问是法国想要增加来自阿尔及利亚的天然气进口。此前意大利已经宣布要增加来自阿尔及利亚的天然气进口。

对此马克龙表示:“法国不是来与意大利抢夺天然气。阿尔及利亚对意大利天然气出口的增加对于整个欧洲都有好处。”

尽管马克龙依然嘴硬:“法国在能源需求方面对天然气的依赖程度略低,只占20%,而阿尔及利亚的供应占到其中的8%至9%。天然气在法国的能源结构中重要性不高。”但《世界报》明确指出,法国将继续和阿尔及利亚讨论管道气和LNG进口的相关事宜。目前正在进行的谈判是,法国希望将阿尔及利亚的天然气进口量提升50%以上。

由于历史原因,法国对于非洲许多国家有着较强的影响力。而这很可能会成为法国增加天然气进口的重要渠道和路径。

2021年9月,因法国宣布减少阿尔及利亚人赴法签证数量以及马克龙对阿政治制度发表批评言论,两国关系恶化。阿随后召回驻法大使磋商相关问题,同时禁止法国军用飞机飞越其领空。

2022年初以来,两国关系有所缓和,阿尔及利亚驻法大使返回巴黎。7月,马克龙就阿尔及利亚独立60周年向其总统特本致了贺电。

马克龙或者说法国政府态度的转变,究竟是否与天然气相关,这显然会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了。

争议的交通电动化

2020年,国际能源署总干事法提赫·比罗尔曾指出法国的能源转型落后于其目标,除了水电等可再生能源发电比重太小外。国际能源署特别指出法国的化石能源比重太高,特别是在交通运输领域可能错过电动汽车发展浪潮。

法国目前每年消耗1.45亿吨石油当量,与2020年设定的1.3亿吨和2030年计划1.21亿吨的目标相比,实在太多了。

与天然气类似,法国几乎不生产石油,完全依赖进口。在石油消费中,交通运输领域的消费占据到了一半以上。可以说法国要想减少石油消费,交通领域清洁化必不可少。

与中国不同,法国无论是行业、舆论、公众,似乎都不认为电动化是未来交通运输领域的绝对趋势。尤其是在今年整个欧洲电力供应偏紧、电价上涨的时候,各路媒体即由此机会唱衰电动汽车的并不在少数。

欧洲的传统车企势力雄厚,他们占据了技术、资本的制高点。全面的电动化对于传统车企来说属于“革自己命”,动力明显不足。而造成新势力缺乏资金支持、电池产业链薄弱、创新空间少,因此欧洲没有特斯拉之于美国、蔚小理之于中国那样的新势力。

以雷诺、标致为代表的的传统车企更倾向于插电式混动,这是他们更具竞争力的市场细分赛道。2017年,法国曾经一度取消了对于插电式混动汽车每车1000欧元(8057人民币)的购买补贴。

2018年开始,标致、雷诺开始呼吁政府恢复对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的补贴,还要求将补贴提高至每辆车2000欧元。

2020年,法国政府宣布了高达80亿欧元的汽车行业救助计划。其中对于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的补贴正式恢复。售价最高5万欧元、电动续航里程至少为50公里的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可获得每车2000欧元的奖励。

在插电混动之后的交通运输时代,法国希望能由氢能来实现脱碳。除了公路交通,法国还有40%没有电气化的铁路线,这些可能都要依赖于氢能来实现。

2020年法国生态部和经济部联合发布《法国国家无碳氢能发展战略》,计划到2030年投入70亿欧元发展绿氢,促进工业和交通等部门脱碳,助力法国打造更具竞争力的低碳经济。

其中绿氢交通领域法国将投入9.18亿欧元。开发氢动力轻型商用车辆、重型货车、公交车、垃圾车、火车等。在2020-2023年投入3.5亿欧元实施氢能技术与示范项目。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法国 碳中和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