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联合国COP27气候大会即将迎来艰难的第二周谈判

2022-11-16 09:22:26 中外对话订阅号   作者: 乔伊迪普等  

在第一周的会谈中,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围绕气候融资存在的分歧巨大。

气候变化已经到了人们无法适应其许多影响的地步。在埃及沙姆沙伊赫举行的年度联合国气候大会(COP27)上,与会代表在第一周的大部分时间里讨论世界各地已经发生的气候灾难,并初步试探如何为发展中国家的损失与损害买单。

个别政府给出了一些资金承诺——奥地利5000万美元,新西兰1200万美元,苏格兰500万英镑,比利时250万美元,可这只是杯水车薪。在这一阶段,尚不清楚如何将其纳入正在谈判的损失与损害融资机制。这一机制可能是未来几年的一个关键谈判领域。

安提瓜和巴布达总理、小岛屿国家联盟(AOSIS)代表加斯顿·布朗(Gaston Browne)在COP27会议间隙对记者表示,损失与损害的资金应该来自发达国家和化石能源公司的税收。值得注意的是,煤炭、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6000多名成员参加了会议,人数比去年增加了25%。

布朗表示,小岛屿国家联盟希望在本届缔约方会议上就建立一个到2024年“能够真正运作”的基金达成协议。他还希望中国、印度和南非等发展中国家排放大国为损失与损害买单。

发展中国家:资金问题上团结一致

与以往的气候峰会一样,最具争议的问题是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气候融资。在气候变化导致灾难加剧的一年里,发展中国家在峰会的第一周就包括损失与损害问题在内的资金需求表现出了一致的立场。发达国家继续拒绝这种要求。

印度环境部长布彭德·亚达夫(Bhupender Yadav)告诉中外对话,印度完全支持其他发展中国家对气候融资的要求,包括建立一个单独的基金来支付损失与损害。今年遭受了毁灭性洪水的巴基斯坦则最有力地表达了这一要求。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做出了一个罕见的姿态,在峰会上参观了巴基斯坦馆,并支持了这一要求。巴基斯坦也是“77国集团和中国”的现任主席国。该集团由130多个国家组成,共同推进气候谈判。

来自中国的惊喜

中国代表团在第一周带来的主要惊喜是解振华特使在世界银行的一次边会活动上说,中国的甲烷行动计划已经制定完成,正在审批流程中。他透露,该计划涵盖三个部门——能源、农业和废弃物管理,初步目标已经确定。这些目标之所以是初步的,是因为中国仍在建立甲烷排放监测系统。他还证实,虽然中国的国家自主贡献目标(NDC目标)不包括甲烷,但中国到206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的目标是包括了(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的。

该计划的初步制定完成,代表着去年格拉斯哥联合国气候峰会上中美达成的气候行动联合宣言中的一项承诺取得了进展。在该宣言中,中国同意在COP27之前制定一项关于“在21世纪20年代控制和减少甲烷排放”的国家行动计划。

绿色和平东亚办公室全球政策高级顾问李硕告诉中外对话:“令人鼓舞的是,中国政府在甲烷计划方面取得了进展,我希望该计划能在本届大会期间发布。”

自8月以来,中美气候外交一直处于停滞状态。在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解特使表示,虽然正式会谈暂时停滞,但非正式对话仍在进行,他已经在COP27会议间隙会见了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大门被他们(美国)关上了,但我们正在努力打开。”

李硕说:“很明显,双方正利用多边平台进行气候特使层面的技术对话。气候(外交)暂停能否扭转仍是一个大问题,只有在习主席和拜登总统周一会晤后才能回答。”

中美两国领导人计划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上会面,点燃了气候关系重新升温的希望。(编者按:在11月14日举行的会谈中,中美两国领导人同意授权高层官员就包括气候变化在内的一系列全球性挑战议题上保持沟通。)

中国在损失与损害融资机制上的立场也备受关注。在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解特使表示,中国支持建立这样一个机制,并列举了今年全国所受的气候影响。他说:“中国完全支持发展中国家,特别是脆弱国家提出损失与损害问题。”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下运作。解振华指出,中国作为一个公认的发展中国家,没有为这一机制提供资金的义务。他补充说,截至周三,克里在双方的非正式讨论中没有提出这个问题。然而,他又表示,中国“愿意通过南南合作机制帮助发展中国家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

停滞的谈判

不出所料,在第一周结束时,所有方面的具体谈判都陷入僵局——减排、气候适应以及损失与损害融资机制。

2009年发达国家承诺到2020年每年为发展中国家筹集1000亿美元的气候资金,但这一承诺一直进展甚微。到目前为止,各国政府在今年的峰会上甚至未能就如何报告这一未能兑现的承诺达成一致。发展中国家寻求一项能平衡减缓和适应资金的实质性决定。适应基金仍然严重缺钱,各方承诺为该基金提供的1.746亿美元资金尚未兑现。

在损失与损害融资的供需之间存在差距以及解决这一问题的紧迫性方面,代表们还是达成了共识,特别是在灾难之后。一些发达国家指出,他们已经这样做了;发展中国家回应称,他们希望在UNFCCC的控制下建立一个单独的机制,而不是提供临时帮助。印度代表表示,尽管灾难发生后的人道主义援助和应对措施仍是必要的,但损失与损害针对的是从气候影响中恢复的能力,应该以赠款而不是贷款的形式出现。

关于该机制的性质,乃至是否需要单独机制的争论将持续到第二周,或许还会持续到之后。

非洲的气候大会

今年由埃及主办的这次峰会被称为“非洲的气候大会”(Africa COP)。一些国家在会上发布了关于帮助非洲国家适应气候变化影响的声明,其中就包括美国总统乔·拜登。他在第一周接近尾声时发表了一场出席人数众多的演讲。

在此之前,英国与荷兰分别做出了2亿英镑和1亿欧元的资金承诺。非洲开发银行的目标是到2025年筹集250亿美元的气候资金,并且该行已经承诺承担其中的一半。全球适应中心(Global Centre on Adaptation)估计,到2050年,即使全球平均气温上升保持在2摄氏度以内,非洲大陆的气候适应成本也将达到每年500亿美元。

然后是非洲碳市场倡议(African Carbon Markets Initiative,简称ACMI),其目标是到2030年为气候相关倡议创造60亿美元的收入。睿纳新国际咨询公司(Development Reimagined)的气候分析师劳伦·阿什莫尔(Lauren Ashmore)表示:“这种将非洲融入碳市场的举措是积极的,尤其考虑到迄今为止非洲在碳市场中所占的份额非常小。”

然而,在非洲,碳信用可能会更昂贵,因此在其他地方购买碳信用仍然更容易。阿什莫尔说:“关于如何解决这一结构性问题,目前尚不清楚。”

碳市场也有批评的声音。“我们需要的是全球范围内的大幅减排。碳市场将允许发达国家的污染行业一边继续污染,一边 ‘购买’非洲国家不排放的信用额,”智库“非洲电力转型”(Power Shift Africa)主管穆罕默德·阿杜(Mohamed Adow)说。

然而,非洲对资金的需求是显而易见的。莫桑比克总统菲利佩·雅辛托·纽西(Filipe Jacinto Nyusi)在出席COP27非洲多灾种预警和行动系统(Africa Multi-Hazard Early Warning and Action System)启动仪式时表示,55个非洲联盟成员国中的大多数没有功能齐全的多灾种预警系统。他说:“气候变化和规划不善的发展将恶化当前的风险状况,并使当前的预警系统和其他灾害风险管理系统变得无关紧要。”

马拉维总统拉扎勒斯·查克维拉(Lazarus Chakwera)在开幕式上的讲话中指出:“大自然正在失去对我们的耐心,并以无情的报复猛烈地打击我们。而我们的公民在大自然的猛烈打击下,也在失去耐心。”

很少关注拉丁美洲

COP27为非洲国家带来了很高的曝光度,但拉丁美洲的情况并非如此,只有四位政府首脑出席了峰会的开幕。随着巴西当选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第二周的到场,拉丁美洲的曝光度可能会有所提高。

在出席开幕式的四位最高领导人中,哥伦比亚总统古斯塔沃·佩特罗(Gustavo Petro)谈到了“人类总动员、油气经济贬值、避免战争和转向脱碳经济”的必要性。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ás Maduro)认为“破坏性的资本主义模式”应对气候变化负责。

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Community of Latin American and Caribbean States,简称CELAC)是一个将该地区除巴西以外的所有国家聚集在一起的集团。它发布了一份联合声明,详细阐述了峰会的共同目标。该地区领导人和民间组织认为,这是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区在气候变化大会上以一个统一的团体形式参与谈判的第一步,而不是参与各种支离破碎的集团。

拉美领导人强调了该地区的几个优先问题,其中许多是全球的共同问题,包括增加资金以适应气候危机的影响,“债务换气候”工具等新的金融工具,以及保护森林,特别是亚马逊森林。哥斯达黎加、哥伦比亚和厄瓜多尔签署了保护森林的承诺。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气候融资 气候变化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