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火电脱硝“加速推着走”

2013-04-01 08:34:35 股城网

专家建议“三分钱覆盖成本”使促火电企业化被动为主动

2012年,脱硫脱硝设备生产企业生意红火,火电厂是其重要的客户来源,但大部分火电厂却对脱硫脱硝的改造能拖就拖,火电脱硫脱硝一直处于被动推着走的状态,进展缓慢。火电企业抱怨政府财政补贴的力度太低。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系统分析研究中心研究员姜克隽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推进脱硫脱硝,重点在于增加成本覆盖,当政策施压限值和企业的承受能力相平衡时,企业才会积极主动地落实脱硫脱硝,对控制氮氧化物排放和PM2.5有直接贡献。“既要电价低又要环境好是不可能的,解套管制电价并适当提高,既能覆盖成本又可以增强节约能源的意识。”

红火

“今年公司的业务状况是‘雾霾三多’:订单多、客户多、项目多。”杭州一家电力环保公司的设备销售主任李先生提起雾霾心有余悸,但也欣喜地看到,随着环保意识提升,火电环保产业业绩红火。

日前,环保业上市公司披露的2012年业绩预告频频报捷。其中,从事脱硫脱硝业务的国电清新、雪迪龙、聚光科技、龙净环保、九龙电力等公司实现净利润增长10%—285%。

3月下旬,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对包括龙净环保、九龙电力等在内的8家从事脱硫脱硝业务的公司进行电话调查发现,各公司的订单量从去年开始大幅增长,国有火电厂、企业自备中小火电厂等火电厂为主要客户。

这些公司因环保要求日益严格,国家利好政策频出而普遍被业内分析人士看好,但它们的如火如荼正是建立在火电企业的不愿意之上。

火电企业在脱硫脱硝中一直是被动地慢落实。李主任深有体会,“火电厂都是能拖则拖,拖不过才开始联系我们。”

中电联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底,累计已投运火电厂烟气脱硫机组总容量约6.8亿千瓦,占全国现役燃煤机组容量的90%;已投运火电厂烟气脱硝机组总容量超过2.3亿千瓦,占全国现役火电机组容量的28%。

差钱

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任浩宁认为,受经济利益驱使,火电企业几乎不会主动、积极地选择性能和效果最佳的技术和设备,脱硫脱硝效果不如人意也在“情理之中”,单凭火电企业的自觉性很难有效开展脱硫脱硝改造工作。

与此同时,火电企业因近年持续亏损,在跨过频频加高的节能减排门槛时表现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李主任以脱硫脱硝监测设备为例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30万千瓦机组的脱硫脱硝在线监测设备投入最低在280万元以上,而每套监测设备的维护费约3万元/年。

他透露,有电厂为节省成本,每套机组只安装脱硫监测仪器和脱硝监测仪器各两套,这使得脱硫和脱硝的效果大打折扣。

根据《国家环境保护“十二五”规划》,30万千瓦以上的机组都应配套脱硫脱硝在线监测设备,一般每套机组脱硫监测仪器3套、脱硝监测仪器6套,而机组的大小并不影响仪器的数量选择。

火电厂抱怨每度电0.8分钱的补贴难抵消上涨的成本压力。两者究竟相差多少?

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总经理陆启洲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火电厂对于PM2.5也是一个重要来源,在能源价和电价的形成体制当中要把环境保护的成本算进去。“测算达到目前国际上最先进的标准,大概每千瓦时不会超过三分钱,现在国家已经给了两分了,脱硫给了一分二,脱硝给了八厘,电价只要再涨一分钱,那就基本上可以覆盖成本了,也即解决PM2.5的问题。”

中国大唐集团总经理陈进行预计,全国需要完成脱硝改造的现役燃煤机组容量高达6亿千瓦。每千瓦投资约150元—200元,全国脱硝改造费用约1000亿元,每年增加运行费用约400亿元。

受电厂地域、采购煤质、水质、电费、石灰石价格等多重因素影响,即使相同容量的机组脱硝成本差价很大。

重庆能源集团的任先生透露,因为价格高的原因,重庆的电厂并不愿意采购洗煤,即使经过洗选的煤含硫量和灰分都比较低。为电厂配置的洗煤厂产能闲置,因折旧甚至出现大幅亏损。“经济效益战胜了环境效益,并不是一家电厂不买洗煤,全国还有很多家。”

火电厂脱硫脱硝收集后的废弃物一般会集中处理掉。其中,回收的硫会用于生产硫磺以及成本相对较高的硫酸铵。业内人士透露,十个电厂中也就只有一个电厂会生产硫酸铵,“行情好的话会赚钱,不好的话还可能会赔钱。”

速效兼济

新的《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要求,在2014年6月底前完成脱硝达标改造。而今距离最后的期限还不到一年半,却只完成了28%。

据知情人士透露,即便加速推进,火电厂的脱硝改造从采购、设计、施工、安装、验收需要工期也要在8个月以上,若想如期完成并非易事。

任浩宁指出,政策不够明细、地方政府态度暧昧、企业没有动力开展、监察部门失职等因素极大地制约了脱硝工作的顺利进行。

他建议,监管部门的监察管理格外重要,严苛的惩罚措施也需同步出台和落实,技术监控、定时排查、舆论监督、群众举报等诸多手段都应及时用上。

今年年初,环保部要求各地环境监测机构严格监测质量管理,加强设备维护和巡检。对已实施空气质量新标准的城市严格执行新标准,其他城市做好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和可吸入颗粒物等三项监测指标的实时监测。

姜克隽认为,虽然确定排放源和分解污染物的工作还在进行中,但不可否认的是北京PM2.5的一次和二次污染源的主要贡献者是能源活动,包括燃煤锅炉、机动车燃油等。

姜克隽认为,只要电价补贴到位,监管到位,大型火电厂等大点源的减排工作较容易控制。




责任编辑: 江晓蓓

标签: 脱硫脱硝 火电厂 PM2.5 电价补贴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