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江西核电,在崛起中裂变

2009-10-20 14:10:14 大江网-江西日报

 浩渺的太泊湖与奔流不息的长江之间,有座不起眼的帽子山。这座高不过百米的小山,如今却成为4400万江西人民瞩目的焦点:我省有史以来投资最多、科技含量最高的彭泽核电项目,今年在此展开前期建设——

  10月18日,彭泽县马当镇湖西村村民刘平诚又一次来到帽子山脚下,看着工地上尘土飞扬,上百辆大型推土机、挖掘机来回穿梭,一座座山头被夷为平地,那场面,这气势让他激动不已。

  在帽子山旁湖西村生活几十年的刘平诚,今年4月因建设核电站需要搬迁,他二话没说,便轻轻摘下自家门牌号,带头离开了祖祖辈辈生活的家乡。这名退伍军人的话充满着期待:建彭泽核电厂,不仅是彭泽人的夙愿,也是全省人民的梦想。

  7天完成搬迁,只为圆一个27年的“核电梦”

  “从3月31日开始搬迁,到4月6日完成全部搬迁任务,7天搬迁482户,彭泽创造了我国核电建设一个新的搬迁速度。”一位核电专家如此评价彭泽百姓对核电项目的支持。

  彭泽县发改委副主任胡斌清晰地记得,搬迁那几天天公不作美,百姓冒着大雨,踩着泥泞的山路,在政府部门的帮助下,有条不紊地搬迁。离开土生土长的地方,他们没有怨言。“有些不舍,但我更希望核电站早日建成,我们也可以早日受益。”一名搬迁户朴素的话语让胡斌深受感动。

  搬迁只用了一周,但彭泽的这个“核电梦”却足足等待了27年。

  胡斌告诉记者,早在1982年,有关专家便开始在帽子山选址拟建设核电厂。在专家眼里,帽子山北临长江,南靠太泊湖,具有广阔的临江岸线,水量充足,可以满足多台核电机组的取水要求。而且,帽子山地质条件非常好,人口密度不高,且有方便的交通网络。专家认为,帽子山各项指标优异,是我国内陆不可多得的核电厂址。

  村民刘平诚记得,早在20年前,他就帮助核电勘察队砍草引路,并腾出房间给勘察队住宿。他期待核电的建设,能让家乡面貌一新。27年来,彭泽核电建设几经曲折。项目1996年通过预可研审查,1997年搁浅,2005年再次启动,2008年冰雪灾害后正式提上议事日程。今年4月施工单位进场平整地基,彭泽核电建设大幕终于开启。

  27年,彭泽等得太久,但彭泽人对核电厂址的保护决心一直没变。早在1985年,彭泽县政府就发文对核电厂厂址半径5公里范围进行了保护,杜绝任何集体和个人破坏帽子山地形地貌,严禁在保护区内新上工业项目,坚持保护范围内的住户“只搬出、不搬入”原则,使保护区内的人口数量与20年前相比没有发生多大变化。国家能源局领导和有关核电专家高度评价彭泽对厂址的保护,称其为“原生态”厂址。一名20多年前曾参与勘察的专家再次来到帽子山考察时感叹:“几乎和我20多年前所见的地形地貌一模一样。”

  随着“核电梦”的日益临近,政府支持核电项目的力度也前所未有地加大。今年国庆前夕,彭泽核电安置小区如期完工,482户核电移民在国庆期间陆续领到新房钥匙,搬进了徽派风格的漂亮楼房;投资3000万元的核电大棚蔬菜基地项目建设也已启动,项目预计可建成无公害蔬菜生产基地5000亩,吸纳核电移民1000余人;为了给落户彭泽帽子山的核电站做好交通基础设施的配套,赣粤高速将彭泽至湖口高速公路的建设计划提前,预计投资16.26亿元,在2010年10月底建成。

  征地拆迁、移民安置、项目配套,各项建设快速推进,只为圆一个绚丽的“核电梦想”。

  投资600亿元,发电量相当于目前全省发电量的总和

  9月下旬,记者在彭泽核电项目建设基地看到,以帽子山为中心,周边几座山头同时开工,上百辆大型机械将工地变成了一个硝烟弥漫的“战场”,到处是一片热火朝天的建设景象。

  承担前期基础建设的是武警水电部队和葛洲坝集团。在这两支“铁军”夜以继日的艰苦鏖战下,场地平整进展顺利。至9月初,总土石方330万立方米左右的1、2号机组主厂区平整工作已全部结束,开始进入详勘阶段。“短短几个月,将一座座山头全部平整为海拔31米的场地,工作推进速度可想而知。”一名工程人员表示。

  因为有27年的酝酿,一旦动手,江西的建设速度便超乎寻常。2005年,我省再次启动核电前期工作,中电投集团公司从众多投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当年9月与省政府签署《建设江西核电一期工程协议书》,投资上千万元做了25个专题调研。彭泽核电可研阶段工作在起步较晚的情况下,用较短的时间,很快赶上了湖北、湖南两个内陆省份的工作进度。今年3月初,从2009年国家核安全局第一次核安全与环境专家委员会会议上传来振奋人心的消息,核电前期最关键的“两评”报告——《江西彭泽核电厂厂址安全分析报告》和《江西彭泽核电厂环境影响报告书》获得通过。

  大幕开启,各项工作都在快速推进中。为吸引高素质优秀人才,从今年7月份以来,中电投江西核电有限公司便在全国范围内招兵买马,全国上千名应聘者参与角逐;8月31日,彭泽核电一期工程总承包合同和设备采购供应合同签字仪式举行,标志着彭泽核电项目建设进入了新的实施阶段;9月24日,彭泽核电厂大件设备运输码头工程申请报告通过专家审查,预计本月底将开工建设;核岛主要周期设备技术规格书、主厂房负挖施工图等初步设计工作也在紧张有序地开展。

  根据规划,彭泽核电首台机组计划2010年年底完成在核岛现场浇筑第一罐混凝土(FCD)的施工条件,2015年并网发电。“项目建成后,对江西发展有着不可估量的意义。”一名核电专家表示,彭泽核电项目首期工程规划装机容量为500万千瓦,共建设4台125万千瓦机组,加上后期建设2台150万千瓦机组,总装机容量将达800万千瓦,这相当于目前全省的发电总和。

  彭泽县委主要领导表示,彭泽核电厂预计投资达600亿元,是彭泽县乃至江西省有史以来投资最多、涉及面最集中、带动地方发展性最强、科技含量最高、社会经济效益较好的项目。

  彭泽核电项目将采用美国西屋公司设计AP1000第三代压水堆核电技术进行建设,这也是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核电技术。江西省发改委能源处副处长王峰说,目前彭泽核电项目的前期准备工作是按照明年可以开工建设进行安排的。目前的关键问题是如何尽快吸收、消化采用的第三代核电技术,这取决于负责受让第三代核电技术的国家核电技术公司的进度。今年4月份,全球首台AP1000第三代核电机组在浙江三门开工,9月底,我国第三代核电自主化依托项目山东海阳核电站一期工程获得国务院核准和国家核安全局颁发的建造许可证,这为我省采用全球最先进的第三代核电技术安全性奠定了基础。

  时机成熟,江西建核电有不可比拟的优势

  在我省,不仅彭泽核电建设项目如火如荼,其他设区市对核电项目建设也跃跃欲试。

  8月30日,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与江西赣能股份有限公司、江西赣粤高速公路股份公司签署万安烟家山核电项目合作投资意向协议,三方表示将全力推进江西万安烟家山核电项目的建设,争取该项目列入国家核电发展规划,并尽早开工建设。

  7月23日,华能鹰潭核电厂址合作开发协议签字暨华能鹰潭核电项目前期工作办公室揭牌仪式正式举行。有关方面表示,“这标志着鹰潭市核电项目建设进入一个新阶段”。而8月17日,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与抚州市人民政府合作开发建设抚州核电框架协议签约仪式又在北京举行。

  尽管无论是万安烟家山还是鹰潭、抚州,离实现核电梦想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江西执著追求核电梦想的脚步却不会停止。省发改委有关人士说,省里同意鹰潭、峡江和万安核电站开展前期工作,是为今后核电建设选址提前做好准备,但这并不意味着短期内这些核电厂就要开建。

  近年来,由于石油、天然气和煤的成本不断攀升,一度受到冷落的核能发电,在国际能源结构中的地位逐步提高,核电站建设也成为世界各国的热点话题。由于核能是一种优质高效的清洁能源,加之技术较为成熟,核电建设在国内如火如荼。近日国家能源局领导已明确表示,我国将较大幅度提高原定核电所占比例的目标。随着我国迎来核电发展的高峰期,我省建设核电的时机也日益成熟。

  多年来,国内核电布局优先选择沿海地区,主要原因是出于安全,认为沿海地区充足的水资源既可以保证核反应堆的冷却速度,又可以保证排放水不会对周边生态环境产生过多的负面影响。“事实上,江西不仅能发展核电,且有着其他省市不可比拟的优势。”东华理工大学副校长花明说,丰富的水资源、稳定的地质条件等是核电站选址必须考虑的因素,而我省具备优越的建设核电站的必备条件。

  专家表示,与我国核电“沿海集中”布局形成比照的是,国外的核电布局主要集中在内陆地区。纵观全球核电布局,位于内陆滨河、滨湖地区的核电站占全部核电总装机容量的三分之二以上,法国19座核电站有15座位于内陆8条主要河流上,加拿大、瑞士除个别为滨海核电站外,绝大多数是内陆核电站。

  “通过各国对已经运行的内陆核电站长期监测,证明内陆核电与滨海核电同样安全。”长期从事核资源管理研究的花明分析,核电厂选址地质条件的稳定性很重要,绝不能建造在地震活动带上,江西是我国仅有的几个不处在地震带的省份之一,无影响核电厂安全的地质灾害。此外,核电厂由于各种机组冷却的需要,必须有着冷却水连续不断的供应,而我省水系发达,全省有大小河流2400多条,除长江这一黄金水道外,省内还有五大江河,人均拥有水量和耕地亩均占有水量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这也是我省发展核电的一个明显优势。

  此外,我省是全国最重要的铀矿资源基地,这也是发展核电得天独厚的优势;还有发展核电所需的人才支持,东华理工大学是国内仅有的仍保留核工业相关专业的几所学校之一,是全国唯一拥有全部核地学科门类的高校,曾被国际原子能机构官员誉为“世界原子能事业的宝贵财富”。

  撑起能源未来,承载江西崛起的梦想

  数十年来,我省锲而不舍地追逐“核电梦”,是因为一定程度上,核电承载着江西崛起的梦想。而且随着工业的快速发展,我省追逐“核电梦”的迫切感越来越强。

  “自2003年之后,全省发电量已满足不了需求,每年都要从外省买进大量电能,购买量呈逐年递增趋势。”省电力公司有关负责人说。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动力”,我省的电力需求日益增长,上马核电项目已迫在眉睫。

  据介绍,2000年,我省全社会用电量为208亿千瓦时,而去年全省用电量是546亿千瓦时,9年间上升2.6倍,基本上每年都以两位数增长。今年1至8月份,全国用电量上升0.36%,而我省增幅达到6.9%,8月27日11时09分,我省最高用电负荷达958.67万千瓦,这已是今年第9次刷新历史纪录。

  随着工业的发展,用电量不断增加,保障高峰时期不拉闸限电已成为电力公司面临的前所未有的挑战。火力发电是目前我省电力的最主要来源。然而,我省煤炭保有储量仅占全国的0.137%,而且资源零星分布,煤质偏差。2005年至2007年全省年均煤炭产量为2781万吨左右,2007年煤炭自给率仅为59.1%。从电煤需求平衡分析,我省电煤缺口越来越大,到2020年需要外省电煤约3000万吨以上。

  中电投江西分公司相关负责人撰文指出,2008年初,全省出现的持续低温雨雪冰冻灾害,造成铁路、公路交通运输一度严重受阻,电煤供应告急,各火电厂日进煤量严重少于耗煤用量,可用库存煤量均低于警戒库存。而在去年8月份用电高峰期间,江西火电厂电煤库存以每日1至2万吨的速度下降,至8月12日,全省电煤库存仅为54万吨,个别火电厂的存煤量甚至不足3天。省领导一度亲自向陕西、山西、河南、安徽4省的省长、分管副省长写信,希望继续对我省电煤供应给予大力支持,以解燃眉之急。

  “事实证明,走发展水电、火电等常规能源道路难以解决江西能源供给问题。”中电投江西分公司负责人说。长期以来,江西是一个依靠外省大量输入能源资源的省份,这就不可避免地带来诸多影响经济社会发展的制约因素,能源供给无法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更让人担忧的是,有关专家预计,到2015年和2020年,我省全社会用电量将分别达到982亿和1336亿千瓦时,江西电网统调最大负荷将分别达到1871万千瓦时和2566万千瓦时。根据电力电量平衡,即使考虑消纳三峡等区外输送电力及省内在建电源项目,江西电网2015年、2020年电力缺额分别达650万千瓦、1530万千瓦。这么大的缺口,仅靠水电、火电等常规能源根本无法填补。

  “江西只有建设核电,才能保障电力供应,才能满足经济发展需要,才能有效改善电力工业对环境的影响,才能为全省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创造更好的条件。因此,核电建设在江西经济发展中具有不可替代的战略意义。”一位电力专家如是认为。

  核电建设必然成为区域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彭泽县委书记王利乐观估计,彭泽核电建设将极大地促进彭泽经济战略地位的提升,将使彭泽县在短期内实现由农业大县、经济弱县向全省乃至全国的能源基地的转变。核电巨大的投资效应对推进彭泽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特别是现代服务业的发展也具有极大的推动作用,必将成为彭泽新的经济增长点。

  发展核电,一个承载着江西崛起梦想的战略选择。我省核电建设大幕已徐徐拉开,人们有理由期待,江西核电与崛起梦想比翼齐飞!

  本报记者李晚成 郑荣林
 




责任编辑: 江晓蓓

标签: 核电 江西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