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核电大跃进

2009-12-10 09:22:23 Focus Energy

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的调整已箭在弦上。国家能源局对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的修改已经征求各大电力巨头的意见,3月底提交国务院高层审批。根据调整后的规划,2020年中国核电运行装机容量应调整为70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
未来3年内中国将开建9个核电站,16台核电机组,装机容量在1000万千瓦以上。这意味着,未来3年的核电建设总量将超过过去23年的总和。从1985年起步的中国核电,共建设了11台核电机组,总装机容量仅为910万千瓦。

全国“两会”期间,能源领域的代表委员对于核电大跃进明显关注。政协委员、原中煤能源集团董事长经天亮认为火电一直占据中国电力结构的主体,达到70%以上。长期甩不开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麻烦很大:长途调运,处于脆弱的供需平衡状态,潜伏着重大的安全隐患。但是他同时强调,核电规划一定要慎重,地方一哄而起的现状令人堪忧,铀矿资源和人才匮乏成为中国当下发展核电的最大拦路虎。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韩文科认为,此次核电规划目标的调高将使未来中国能源结构得到进一步调整,对煤炭的依赖度将大幅降低。如果仍沿袭粗放发展的“老路子”,以牺牲资源和环境为代价,通过增加煤炭产量保证能源供给,中国经济发展将受到资源、环境和运输等多方面的制约,难以为继。

核电是一个投资见效慢的基础设施项目,金融危机后,国家依然大力投资核电,显示出中国大力发展核电的决心。

核电成“特保儿”

分析人士认为,此次核电装机比重和发展目标的调高,意味着中国内陆一批新建的核电项目也将被列入规划内,原先集中于沿海地区的核电站格局将向内陆扩散。目前,很多电力企业已经着手投资核电项目,并以此降低火电的比重以减少对电煤的依赖。越来越多的火电企业在降低成本缓解困境的同时,蓄力发展核电、风电等新能源项目以谋出路。

近两年来,国内核电建设急剧升温,不仅有投资建设支持,国内还出台政策,给予核电开发长达15年的税收优惠;国内企业海外寻找铀矿进程也在加速。

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在近期讲话中透露,中国的核电站建设进展超过了原定计划,预计2020年中国的核电装机容量将超过6000万千瓦。

从今年起,中国每年将至少批准建设3个百万千瓦级核电机组,最终再建成30座核电站。除了中长期核电发展目标升级以外,一批内陆核电站项目也将列入《规划》之中,中国核电原来集中在沿海的布局将被打破。这是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上任以来,对于中国能源战略的一次重大调整。

去年冰冻灾害、四川地震一次次地让管理层看到能源结构以煤为主的弊端。“必须要提高核电的比例。2007年,国家将适度发展核电的基调调整为积极发展。2009年这一基调有可能会调整为‘尽可能快地发展’。”能源局综合司副司长周喜安强调,“发展核电成为能源局成立以后的新政之一。”

2007年6月底,中国正式颁布了《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规划》中提出,到2020年,中国核电装机容量将达4000万千瓦,核电占电力总装机比例在4%以上。《规划》中原本还规定,中国在“十一五”期间,核电站的选址将从广东、浙江、山东、江苏、辽宁、福建等沿海地区优先选择。然而近年来,一些内陆省份也深感能源匮乏,纷纷申请建设核电站,核电站的选址正在向内陆延伸。这也改变《规划》中的核电布局。

在环境压力巨大的情况下,核电成了国内能源发展的“特保儿”。除了在投资建设上支持外,中国还对核电实行长达15年的税收优惠政策。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日前下发《关于核电行业税收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统一明确了鼓励核电发展的税收政策。《通知》规定:核力发电企业生产销售电力产品,自核电机组正式商业投产次月起15个年度内,统一实行增值税先征后退政策。同时,核力发电企业取得的增值税退税款,专项用于还本付息,不征收企业所得税。

“中国目前火电发展局限很大,污染重,而且现在电煤价格高涨,煤电矛盾愈演愈烈。因此中国的能源政策将进行调整,鼓励核电和可再生能源发展。”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分析,走核电道路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和改善环境的唯一办法。除了税收优惠政策外,不排除在财政、金融、土地等相关配套上给予新能源发展支持。

人才匮乏卡脖子

目前多达20个省份纷纷上马核电站,但最终能否实现各自的核电之梦,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韩文科认为,中国核电事业存在核战略、规划、管理体系、核基础研究和人才等问题。其中核战略、规划等问题正在逐步解决,但是人才问题较为严重,也是短期很难解决的问题,卡脖子最厉害。“虽然在俄罗斯成批见习训练一批技术人员及20多年自我培养,但还是满足不了即将来临的核电高峰。”

据介绍,大亚湾核电站仅仅一个技术人员的培训费用就花费10万。中国过去长期轻视核电站的战略,导致大批的人才流失和青黄不接,高等院校的核专业不仅少,专业教育和培训也跟不上。因此,从人才角度看,地方政府认为核电项目说上就能上的想法,显然不现实。每个核电站核反应堆工程的技术人员,一般占核电站专业人员的10%~20%,其他的则为电力、控制等技术人员。按照一个百万千瓦核电机组400人计算,到2020年30个机组,总共需要5000~6000个核专业技术人员。

但目前培养的人才,除去出国、淘汰、考研后的人才,显然远远不够用。目前只有4个高校设有核动力相关专业,即清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和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

找铀高峰到来

中国大力发展核电的战略规划,遇到了来自全球的核电需求增长的时期。这意味着,中国将像在油价高涨时建立战略石油储备一样,在核电建设上面临来自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竞争。至少从资源竞争来看,中国发展核电的竞争环境可能转向“恶化”。

束缚中国核电发展的不是厂址资源,而是铀资源不足等因素。记者从中国核能行业协会得到的数据是,中国现在已探明的铀矿储量只够2020年1/3的用量。国家环保部核安全管理司副司长王中堂认为,中国铀矿储量基本满足2020年核电装机容量达到4000万千瓦的需要。 “如果得不到足够的铀矿资源,不管建多少核电站,最终都将面临停产的困境。”铀资源是制约核电发展的硬指标,不是靠热情能够解决的。

事实证明,中国正努力突破其核电发展瓶颈。除了开发快堆核能系统,走核燃料循环使用、长期再生道路之外,还应充分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加快与南非、澳大利亚等铀储量较多国家的合作,建立天然铀国家战略储备、企业商用储备体系以及世界燃料储备库计划。

除中信集团在澳大利亚开展铀资源合作外,中国水电建设集团与中国国核海外铀资源开发公司联合签订尼日尔阿泽里克铀矿冶总承包项目,建设一座年产60万吨铀矿石的矿山。

2008年,中国广东核电集团先后与全球最大的核电公司阿海珐以及全球最大的铀燃料生产国之一哈萨克斯坦签订了铀燃料的合作协议,此后,中国核工业集团也成立了主要进行海外铀资源开发的“中核国际有限公司”。

但中国涉足海外铀矿仅两年时间,开拓难度很大。据悉,在澳大利亚、加拿大、哈萨克斯坦三个富铀国已探明的铀矿几乎已被法国的阿海珐等大公司掌控。到2020年,国内至少还要建设30多座核电站。可以预见,国内企业全球范围内寻找铀矿的动力仍将持续。

铀争夺复杂

但是,国际形势未必能让中国能源转型称心如意。

随着能源安全日益成为不少亚洲国家的头等大事,以及担心石化燃料尤其是中东地区的供应难以为继,国际能源价格近几年出现急速飙升;再加上石油发电带来的环境污染、温室效应和全球变暖等问题,都让人们意识到了核能源的优势所在。以前核能发电曾被视为一个雷区,但现在多个国家对核能的态度已发生极大转变,特别是在亚太地区。

亚太地区除了中国之外,印度、韩国和日本最近都表示将增加核电站的数目,而越南、马来西亚和印尼也考虑拟建核电站。据《亚洲时报》报道,澳大利亚也宣布愿意加入核能国家之列。根据澳大利亚的核能源发展报告,提出了关于“在2050年前建成25座核电站,以便届时提供全国30%的电力供应”的目标设想。

有报告称,目前全球在建的28个核电站中,就有17个位于亚洲。不仅是发展中国家,亚洲工业化程度较高的日本、韩国等国,对核电的需求也在增加。尤其是核电站数目排美国和法国之后的日本,正打算在未来10年里,将核能占总供电量的比例从目前的30%提高至40%。

澳大利亚的立场转变值得中国重视。澳洲拥有世界上近40%的铀储量,还是仅次于加拿大的全球第二大铀出口国。随着铀需求量的增加,澳洲的铀行情已经看涨。在经过了巨大的努力之后,中国已经与澳大利亚签署了协定,对方将向中国长期供应铀原料。

中国核电梦想实现过程能否按照规划蓝图发展,仍有待人们长期追踪。
 




责任编辑: 江晓蓓

标签: 中国 农村 环境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