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中国是碳捕集技术的最后希望?

2013-10-30 13:16:35 领先财纳编译

还记得碳捕集与封存吗?将燃煤和燃气电厂所排放的二氧化碳捕集并封存到地底深处的概念在5年前被认为是控制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关键技术。

但自那之后,碳捕集的进展并不尽如人意。据《金融时报》报道,从2008年开始,世界各国政府承诺,对大型示范项目资助至少250亿美元。到目前为止所取得的成果非常少。

目前,只有两座即将运营的燃煤电厂有能力捕集并封存它们的碳排放:密西西比州的肯珀县电厂和萨斯喀彻温省的边界大坝项目。这两座电厂都将在2014年开始运营,到时会将捕集到的二氧化碳泵送至附近的油井,驱出更多的原油。

除了那两个之外呢?前景惨淡。最近全球碳捕集与封存研究院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实际上,处于设计阶段的碳捕集项目的数量在去年有所下降,从75个减至65个。该技术的成本依然很高,而且政府现在也开始回避。(《金融时报》还注意到,政府承诺的250亿美元中,有80亿美元被撤回。)

CCS的情况

全球碳捕集与封存研究院为碳捕集辩护,称该技术是防止气候剧变所必不可少的方法。他们引用了国际能源署近日发布的报告,设想了碳捕集在减少碳排放、将全球温度增幅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防止气候变暖的工作中发挥的重要作用。

另外,该报告还指出,碳捕集是少数能减少占全球总排放的20%的水泥、钢铁、化工和炼油行业的温室气体排放的可行方法之一。报告称,“没有碳捕集,将全球温度增幅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的目标就不太可能实现。”

报告指出,捕集技术并非没有得到验证:全世界至少有12个大型项目使用该项技术。其中很多都包括将气体处理厂或化肥厂排放的二氧化碳捕集起来,泵送至老油井中,以驱出难以开采的原油,而这项技术被称为“提高石油采收率(EOR)”。

然而,真正的挑战是将这一技术应用到电厂、炼油厂、水泥厂和其他的工业生产设施中。这是最终目标,而且这一步仍然极难掌握。

碳捕集难具经济性

即使有人接受碳捕集这一理念是好的,其经济性也能让人望而却步。2012年,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燃煤电厂应用碳捕集与封存技术最初的成本就比传统电厂的成本高出约75%。这主要是因为捕集和压缩二氧化碳需要额外的电力。

在美国,这是公共事业单位不会同意的条件。目前,天然气的低成本让传统燃煤电厂的建造变得不经济,更不用说那些应用碳捕集技术的燃煤电厂了。

南方电力公司是唯一的例外,该公司在密西西比州建造了耗资24亿美元的肯珀县电厂,其中有2.7亿美元来自能源部的拨款,1.33亿美元来自税收抵免。该电厂还有一个特殊的资金流:出售其捕集到的碳用作提高石油采收率并以此来抵消成本。

而南方电力公司争论称,肯珀县电厂是独一无二、不可广泛复制的,指出该装置所在的理想地点让附近的石油企业能利用该厂捕集的二氧化碳。“这一项目成为密西西比州的正确抉择的特质不能在全国范围内被无差异地复制,”发言人TimLeljedal在近期的声明中说道。

奥巴马政府本身暗示会为低碳化石燃料项目提供80亿美元的贷款担保,以此促进未来碳捕集技术的发展。然而到目前为止,这笔资金到位的时间还不确定。煤炭支持者指出,环境保护署近日公布的针对新建电厂的碳排放标准让碳捕集技术的发展更加艰难,因为它们阻止了行业逐步向着这一目标的努力。

世界其他地区也出现了同样的融资难题。上个月,挪威政府撤回了其蒙斯塔德炼油厂的碳捕集项目,早前政府投入了2.2亿美元,而这一项目已远远超出预算。(但挪威政府将继续出资支持碳捕集技术的研发工作。)

全球碳捕集与封存研究院预计,除非政府加强对这一技术的支持力度,为研发和示范项目提供更多的资金,否则更多项目将步履维艰。报告指出,“仅有现有的政策支持还不够,”目前只有少数的小型碳捕集项目能通过出售二氧化碳给石油行业提高采收来支撑项目开支。

中国是最后的希望吗?

报道称,碳捕集行业的唯一一个希望之地是中国:“目前,中国有12个覆盖各个发展规划阶段的项目,比2010年的5个大幅增加,仅次于美国。中国有能力影响碳捕集技术未来的成功,”

与世界其他国家相反,中国正计划将碳捕集项目的预算翻番,期望在未来5年吸引3.8亿美元左右的投资。中国正在规划将几个燃煤和燃气电厂排放的碳封存到地底。而且他们正为此与美国的企业进行合作。

目前为止,中国正在研究通过利用捕集到的二氧化碳提高附近油井的石油采收率来抵消这些电厂所需的额外成本。期望中国接下来能进入到建造燃煤电厂的阶段,将其排放的二氧化碳封存到地下巨大的蓄水层中。

封存是决定碳捕集技术能否在电厂广泛推广的必要技术。(最近的一项研究指出,美国地下咸水层的封存容量足够封存燃煤电厂100年内所排放的碳。)但这仍有很远的路要走。




责任编辑: 中国能源网

标签: 中国 碳捕集技术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