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山西:突围“一煤独大”

2014-10-21 09:25:04 瞭望

短板

山西是我国典型的资源型经济省份之一,全省119个县(市、区)中有94个有煤。60多年来,山西累计产煤120多亿吨,“煤焦冶电”等煤系产业企业长期占据经济主导,“一煤独大”、“头重脚轻”的产业结构特点难以在短时期改变,制约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进程。

一是经济增长不平衡。山西主导产业处于全国产业链最上游,一旦国际、国内经济进入调整周期,山西经济波动幅度往往大于其他地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山西一度处于负增长状态,今年上半年,增长又位列全国后位。

每当煤炭工业运行困难时期,就出现企业效益下滑、财政增收难度加大,使经济总量盘子难以做大做强。近几年来,随着全省高速公路等大规模投资的完成,以及煤炭市场供求关系变化,从2010年至2013年,山西GDP增速分别为13.9%、13%、10.1%和8.9%,增速呈放慢趋势,还没有完成高速增长“原始积累”,就不得已进入调整换挡期。

二是产业发展不平衡。山西产业结构具有“头尖、尾小、腰粗”的特点,二产畸重畸大,一、三产发展滞后,导致“三农”发展落后,城乡居民收入总量低、增速缓慢。

三是企业发展不平衡。经济发展过分依赖少数资源型国有企业“大舰船”,它们占据全省六七成以上的工业经济总量,而中小企业多为“小老树”,创新能力弱,科技含量低,吸纳就业能力低。

四是城乡发展不平衡。“两山、两区”发展滞后。“两山”即太行山、吕梁山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缓慢。“两区”为吕梁市和忻州市,两个地区属全国18个集中连片贫困地区。一些县既无矿产资源,也无自然条件资源,长期处于“进化”态势,一些农村地区甚至几十年没有变化,“无型可转”、“无产可调”,小康建设难度较大。

五是地区间发展不平衡。有的地区靠“挖资源”短期内“赤贫”变“暴富”,经济增长较快,一些“无资源县”依然处于“原始状态”。

六是社会发展不平衡。由于资源配置开采机制、资源红利分配机制不合理,一些群体靠“挖煤、卖煤”社会财富迅速膨胀,但农民、城市低收入群体增收缓慢,贫富差距拉大,社会心理失衡、生态环境失衡,由此引发的社会矛盾成为突出问题。本文来源:瞭望观察网

对策

2010年底,中央批复在山西设立“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简称综改试验区)”,目的是让山西实施资源型经济转型,通过机制、体制改革,为全国资源型经济地区转型探索可持续发展路径。当前,我国经济进入转型换挡期,煤炭供求关系发生变化,虽对山西经济造成严重影响,但从另一角度看,也是山西转型发展战略机遇期。

首先,借中央改革东风,把综改试验重点放到政府与市场关系的调整上来。过去几十年,煤炭能源供应偏紧,“政府主导资源配置”在山西体现得尤为明显。国家主导山西煤炭的供、运、销,山西各级政府主导煤炭企业的规模、生产,是造成一煤独大产业结构的一个因素。

更重要的是,矿产资源开发和配置机制、资源红利分配机制、生态环境恢复机制等改革滞后,造成过度开发、生态破坏、安全生产薄弱、分配不均以及官商勾结、贪腐等矛盾问题。

山西应把煤炭资源市场化配置改革作为重点,完善矿业权交易市场,减少资源配置暗箱操作空间;要深化资源红利分配改革,让资源红利支出更加制度化、透明化,让更广泛的群众分享资源开发成果,支持非煤产业和“三农”发展;加快煤炭资源管理体制改革。目前的煤炭行业管理体制已经延续二三十年,税费不清、重复收费严重束缚着市场化进程。在这些领域大刀阔斧地改革,让政府由管理向服务转型。

建立产业协调发展机制至关重要。多年来,煤炭行业沉淀了大量社会资金、人才,大型国有企业占有大量优质资源,造成企业发展不平衡、产业发展不平衡。山西应完善产业协调发展机制。利用市场倒逼,制定有利于非煤产业、服务业,有利于中小企业、科技型企业的发展政策,形成资本洼地,鼓励非公有制企业参与转型重大项目,引导雄厚的民间资金参与金融改革和科技创新。

此外,还要注重政策的连续性。资源型经济转型极具长期性、复杂性。一些已行之有效的转型措施和机制,不应因地方领导的更替而发生改变,需坚持不懈,转型才能见到实效。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山西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