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能源变革:最终的挑战》

2019-06-25 13:52:47 2019能源思考3月刊

编者按:作者在这本书中从全球气候变化的角度,强调了能源系统转变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在"结构冲突:对立能源系统之间的张力"这一章中,作者认为,由于传统能源具有系统成本,让其无法与可再生能源兼容,所以传统能源公司会排斥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或者千方百计地拖延其发展。如果想要快速的能源转型,需要找到现有系统之外的力量,不被传统能源公司左右,这才是能源快速转型之道。

可再生能源破坏了现有体系

传统能源与可再生能源的第三个不同(第一个是有限的可用性与永久的可用性,第二个是有排放物与零排放)是它们的体系差异。这第三个差异是客观存在的,因此不能因为主观上希望避免冲突而回避这个差异,含糊其辞,也不能草率地将其忽视。如果不考虑这种体系差异,将导致在战略思考方面出现严重错误。

一种错误就是相信"一旦可再生能源变得有竞争力或更廉价,那么传统电力行业对可再生能源的威胁将会被打破"。这是一个系统性错误。传统能源系统的结构与其所生产的能源流是平行的。如果将单个关键元素,例如发电厂,从这个能源流中移除,被可再生能源发电所代替,那么这将对上游和下游的基础设施产生直接影响。以前使用的一次能源必须找到一个新的消费者,或者再也不需要它了。这会对一次能源的价格和传输基础设施的经济可行性产生影响。这种情况同样适用于下游部门,尤其是为每个发电站的位置量身定做的电力传输网络。如果从电网中移除一个发电站(因为在别处可以产生替代电力),那么部分现有电网将变得多余。因为可再生能源发电几乎不会与传统方式发电处于同一个地点,恰恰相反,它通常由许多不同地点的小型发电单元组成。

因此,电力公司何时与如何用可再生能源替代常规能源,不是简单地由发电成本决定的。电力公司根据其他标准做出他们的决策。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运营燃煤电站的电力公司也积极从事煤炭开采业务(保障自己的燃料供应),并且持有输电网股份,而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犹豫不定,因为可再生能源破坏了现有体系。当这些电力公司确实要投资可再生能源时,他们宁愿这些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处在自己的电网范围之外。

德国电力公司意昂(E.ON)集团在英国而不是在德国投资风电项目,以便不破坏自己现有的客户群。该公司的投资行为是其系统的逻辑结果,并被其他电力公司效仿。换句话说,发电成本或者传统能源燃料成本并不是电力公司作出决策的唯一或最重要的标准。决定性的因素是公司的系统成本。

这同样适用于燃料部门,即汽油、柴油和煤油产自炼油厂。生产过程的副产品是次级燃料,例如用于生产润滑油、化肥和塑料。如果不能用于加工某种副产品,那么它就变成废料。内部反馈系统解释了为什么传统能源关注者不能适应由其他供应商提供的替换品,因为这破坏了它们的运营体系。

电力公司是他们自己系统的囚犯。他们喜欢通过美化公司的经济或社会合理性,把他们具体的问题说成是一般情况。他们从自己的视角去理解可再生能源,而不是站在更广泛的社会利益角度看待可再生能源。因此,他们迈向可再生能源的每一步都是有限的,目的是不对他们现有系统产生负面影响。因此,对于这些公司来说,在当前,可再生能源只是一个幌子或者补充。当第三方在可再生能源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时,传统能源关注者的"系统性"就会发生,并迅速地在广阔的战线上丧失对发展的控制权。因此,为了不落后于人,他们被迫在可再生能源领域表现出积极参与的姿态,尽管他们只赞成与他们自己现有系统兼容的方式。

从传统电力公司的立场来看

只有破坏自己的资本才能快速实现能源转型

对电力公司来说,向可再生能源转型是多么危险的事情,这对于已经观察到当可再生能源发展加快会发生什么的每一个人来说是显而易见的。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到,每一步发展会为哪些人带来什么样的利益或损害。让我们来看看这些转变都包括什么。

" 在能源需要进口的国家(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从进口能源到本地生产能源转变。

" 从商品一次能源向非商品一次能源转变,非商品一次能源既不需要萃取,也不需要加工,而且还是免费的。

" 从需要运输一次能源的基础设施(管道、船舶、火车、油罐车,这其列中一部分伸展到了半个地球),到不需要任何运输一次能源的基础设施转变。
" 从常规储能系统到新的存储可再生能源的方式转变,可再生能源己经转化为电力和热力。

" 从少数大型发电站到无数遍布众多位置的发电站转变,这样可以避免出现少数供应商和资本集中现象,实现供应商的批量化、分散式的资本积累和价值创造。

" 从许多源于大型发电站的高压输电线路到区域层面、基于分布式发电单元的电网结构转变。

" 从现有电力供应行业到获得、转换和使用可再生能源的技术生产转变。

生物质能是唯一的例外。因为这种一次能源必须进行生产、加工和付费,可以小规模地或者大规模地实现这个过程。不过,其输送流和加工链从根本上不同于化石能源。

因为能源提取的位置不得己与能源消耗的位置分离,这种分离在规模上是全球性的,传统能源系统被迫变成了大型公司的贫民窟,这些大型公司为了维持他们自己的系统,就变得更加国际化。在这种情况下,不管他们的角色是进口商还是出口商,都遵循传统能源的系统逻辑。随着向可再生能游转型,从前系统的几乎所有元素都逐渐变得不实用,因为设备利用率下降了,向可再生能源转型是以现有电力行业和它的供应商为代价的,因为传统系统的元素逐步变得不经济。甚至不存在一个理论节点,在这个节点上传统能源系统能够被同时注销:那些己被注销或过时的元素会伴随着新的投资而出现。

虽然在客观上是可能的,但是从传统电力公司的立场来看,快速实现能源转型是不可能的。除非他们准备好破坏自己的资本。因此,他们试图阻碍可再生能源转型,或者使转型过程延长,当然也会努力让转型过程受他们自己控制。因为他们自己受到了限制,所以他们要限制别人。这些公司按照他们自己独有的经济合理性行事,既不是行业合理、政治合理,也不是社会合理。除非这些公司能够并乐意进行快速彻底的改革,接受所带来的直接严重损失,否则传统电力公司将是快速能源转型的失败者。但是哪家公司会有能力应付这些变革,特别是当其还联系着如此多的广泛分布的系统元素时?

因此,当一家电力公司彻底决定发展可再生能源时,会更倾向于选择发展大型太阳能电站或者发展大型海上风电场,并证明这是更经济的选择。这也就不足为奇了。但是对于谁来说是经济的呢?这些参数选择是以系统合理性为基础的,而不是出于普遍接受的经济原因。哪种可再生能源技术(及其所代表的能源)是最为经济的,取决于它的使用者和投资者的系统规范。

不能允许传统电力供应系统的支持者

掌握可再生能源转型的节奏

所以,可再生能源的转型也是具有不同功能的两种能源系统之间不可避免的冲突。可再生能源需要不同的技术、应用、地理位置、基础设施、预算、产业优先顺序、公司和所有者结构。特别是不同的法律框架!因此,不能允许传统电力供应系统的支持者,例如现在的电力公司(不能对所有能源采取中立观点,因为其白身的系统是为传统能源而设计的),掌握可再生能源转型的节奏。

因为能源变革需要快速实现,所以要实现这一变革就不能依靠那些从放缓变革速度中可以获取经济利益的人。在一次与某德国电力公司董事长进行完电视辩论后,他在私下里对我说:"不幸的是,你是对的。但是如果我公开承认,明天我将失去工作。如果站在找的立场上,你将会怎么做呢?"我只能告诉他说。我永远不愿意站在他的位置上。当想到他由于自己那颇具专业性的谎言而收入不菲时,我对他并不表示任何同情和怜悯。

事实上,即使公司放弃了电力供应的传统世界观,当今可再生能源面临的结构性障碍仍将持续存在。与之相反,变革的驱动力就是那些与现有电力行业最没有关联的人。任何忽视这一事实的战略都无法达到它的目标。




责任编辑: 江晓蓓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