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煤炭
  • 综合
  • 煤价联动“寿终正寝”,煤价将会走向何方?

煤价联动“寿终正寝”,煤价将会走向何方?

2019-09-29 11:19:21 中国(太原)煤炭交易微信平台

据新华社9月26日晚间报道,2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尚未实现市场化交易的燃煤发电电量,从明年1月1日起,取消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将现行标杆上网电价机制,改为“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机制。

这意味着,我国将告别已经实行了15年的煤电联动机制。

为解决“市场煤”与“计划电”的矛盾,2004年12月,国家发改委印发了《关于建立煤电价格联动机制的意见》,要求加强电煤价格监测工作,稳妥实施煤电价格联动,适当调控电煤价格,加强对电煤价格的监督检查,即根据煤炭价格波动相应调整电价。

该机制出台的背景在于,我国煤电机组在总发电装机中占比超过五成、在总发电量中占比超过六成,而燃料成本在煤电机组的营业成本中占比七成左右,煤价的变化对机组边际利润空间存在巨大影响。煤电价格联动机制着眼于理顺煤电价格关系,促进煤炭与电力行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上述意见也提出了上网电价与煤炭价格联动、销售电价与上网电价联动、确定电价联动周期等举措。

近年来,我国加快推进电力体制改革,将过去执行“政府定价”的计划交易转为双方“协商定价”的市场化交易。当前,燃煤发电市场化交易电量已占约50%、电价明显低于标杆上网电价。因此煤电联动机制已经失去其原本意义。而且,之前的煤电联动政策较多注重上游的煤价,对下游的需求端关注不够。实际上在“去产能”和高煤价的双重压力下,火电企业近年来的日子并不好过。就连根正苗红的央企也是如此。

自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来,受降成本、降电价的总体要求制约,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基本已经陷入停滞状态。当前燃煤发电市场化交易电价明显低于标杆上网电价,背后折射出的正是全社会用电量增长乏力、非燃煤发电量占比提升的电力市场现状。在这样的电力供需形势下,加速电力市场化改革,大概率会增大电价下调的空间,燃煤发电企业只能从煤价上寻求更多的利润空间,这意味着电厂对动力煤价格的压价意愿会增强。

在新机制下,下游的需求也可以影响电价,比如说如果电力供大于求,电价自然就会往下走;电力供应紧张,电价就会上浮。此次出台的政策进一步兼顾了上下游波动,结合了煤炭价格和电力市场状况。

从生产端看,火电企业必然将控制煤炭价格成本(目前平均约占电价成本65%左右)及提升度电煤炭消耗两方面工作推进到更重要的层面,无形中会对降低对动力煤的需求,以市场竞争的机制推动煤价保持在对煤电双方利益更加均衡的价格中枢之中,同时也将火电企业的技术改进工作不断向前推进。另外,竞价模式还将为未来新能源消费打开空间,以边际成本的竞争决定发电项目的上网优先权的良性发展模式,实现国家电改工作始终倡导的“提高用能效率、降低系统用能成本”的根本宗旨。

有分析师表示,由于总火力发电量不变,对煤炭整体需求没有影响。而规定了电价下浮不超过15%,本质上对电厂是种保护,担心价格战过于惨烈,冲击比之前预想的略小。另外,他还认为电厂盈利会分化加大,成本优势强的企业通过降价加大发电小时数,发电量增长弥补有限的电价下调,盈利未必下降还可能上升。成本高的电厂可能小时数和电价双降。长期看有利于火电企业产能集中。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取消,利好西部煤炭企业和长协销售量占比高的企业。

总体来看,在国内供应稳步提升和供给侧结构性改改革的大背景下,2019年国内煤炭市场淡旺季波动规律性逐渐削弱,煤价阶段性上涨或是下跌均将受到一定限制,并逐渐向绿色区间(500-570元/吨)靠拢。今年全国煤炭价格走势呈现出两大特点,一是价格重心整体下移,二是价格波动幅度收窄。以秦皇岛港5500大卡动力煤为例,2018年煤价最高值为2月初的770元/吨,全年煤价最低值为4月中旬的565元/吨,两者价差205元/吨。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9月26日平均价格为603元/吨,同比下跌58元/吨,跌幅达8.77%,全年价格位于580-640元/吨之间运行,从数据中我们可以明显看见今年煤炭价格重心在下移的同时,波动幅度也有所收窄。

当前煤炭市场供需格局趋于宽松。首先从供应来看,国内方面,今年以来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共新建批复煤矿项目30个,合计产能15970万吨/年,随着先进产能的加速释放,晋陕蒙等重点产煤地区煤炭产量得到有效增加,1-8月份,全国原煤产量240929万吨,同比增长4.5%。进口煤方面,尽管有关部门对进口煤进行严格管控,多地区取消异地报关,但今年进口煤数量仍然不断攀高,1-8月份,全国进口煤炭22028.4万吨,同比增长8.1%。需求方面,受贸易战影响,工业用电不断疲软,加上新能源和外来电的不断挤压,今年沿海六大电厂耗煤量出现下滑,与此同时在长协煤以及进口煤的有效补库下,电厂库存却居高不下,采购以刚性需求为主,直接对煤价形成打压。

后期来看,随着新增产能陆续投产释放,国内煤炭供给能力将不断增强,而下游电厂在高库存以及低日耗的常态下,用煤需求难以有大幅提升,煤炭价格重心继续下移将是大概率事件。那从明年1月1日起,实行新的电价定价机制后,电价下行,燃煤电厂盈利受损,这将进一步加大煤价下行的压力,因此2020年电煤市场价格降至550元/吨以下,长协煤基准价格降至520元/吨以下或是必然。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煤价联动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