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煤炭
  • 煤化工
  • 美国疯狂挑事儿,煤化工替代不能停,新能源要加快!

美国疯狂挑事儿,煤化工替代不能停,新能源要加快!

2020-09-03 10:35:29 丰矿煤炭物流

最近,美国疯狂围堵伊朗,在号称扣了伊朗百万桶石油结果被打脸证实是希腊油轮后,退出伊核协议方的他们投票完败后要求安理会启动“快速对伊恢复制裁”机制,在30天内对伊朗恢复国际制裁,还向其他国家发出警告“谁阻止美国制裁伊朗就让谁负责”。

王毅外长灵魂叩问美国这个流氓国家,引起了大家的广泛共鸣,美国不仅自己不守法,还要求其他国家也不守法,而且谁守法制裁谁,天底下哪有如此荒唐的逻辑?荒唐的背后,美国人的算盘其实早已被世人看穿,无非就是通过在中东的军事存在控制中东的石油,通过控制中东石油维持美元霸权,通过维持美元霸权实现金融殖民,通过金融殖民维持霸主地位。

人们常说,石油是工业的血液,煤炭是工业的粮食。目前,我国煤炭富裕,但原油的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70%,如果大家要是知道我国将近一半的原油来自中东,而没有石油汽车、飞机(战斗机)、轮船(军舰)都跑不起来,大量的制衣原材料都来自石油化工,很多人是不是要倒吸一口凉气。所以,美国疯狂挑事儿的背后,其实是依靠军事实力维持经济霸权,控制石油生命线遏制中国发展。中国要破局,必须实施能源替代战略,煤制油化工替代是一种选择,新能源发展也是一种选择。

一、能源大事,对外依存度高,美国背后挑事儿。

据《中国油气产业发展分析与展望报告蓝皮书(2019-2020)》披露的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国内原油产量1.91亿吨,同比增长1.2%;天然气产量为1736.2亿立方米,同比增长9.8%。2019年,我国原油进口量50572万吨,增长9.5%,石油对外依存度达70.8%;天然气进口量9660万吨,同比增长6.9%,对外依存度达43%。

国内油气对外依存度依然居高不下,但可喜的是,原油产量连年下跌趋势得以扭转,外依存度快速提升的势头得到遏制。2017年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达到67.4%,2018年我国原油对外依存度增至70.9%,2019年下降了0.1个百分点。

从原油进口来源国看,2019年来自中东地区的原油份额占到48.5%,环比增长3.6%。2019年,沙特超过俄罗斯成为中国第一大原油供应国,全年供应9285.44万吨,占比18.35%;俄罗斯供应7585.06万吨,占比在15%;伊拉克供应5766.30万吨,占比11.4%;安哥拉供应4931.67万吨,占比9.75%。中国从伊朗进口的原油,2019年超过1000万吨,2018年接近3000万吨。

大家都知道,中东航线是我国石油供给的重要航线,由中东经过霍尔木兹海峡和马六甲海峡,承担了将近50%中国进口石油运输量。美国在中东不断挑事儿,该地区地缘政治的复杂性明显地在增大,这也增大了中国能源供给国际通道的安全和能源安全供应的风险。

二、煤炭能源,清洁化发展快,煤化工已成规模。

从国家能源安全考虑,发展煤化工是重要的战略选择。目前,我国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在全球占比约为4%,而煤炭产量占比接近50%。我国“富煤、贫油、少气”的自然资源禀赋,决定了主体能源还得靠煤,油和气的保障能力比较低。现代煤化工产业能够部分替代石油、天然气的消费量,促进石化行业原料多元化,为国家能源安全提供战略支撑,为石油安全提供应急保障。

现代煤化工,是指以煤为主要原料生产多种清洁燃料和基础化工原料的煤炭加工转化产业,主要产品包括煤制甲醇、煤制乙二醇、煤制天然气和煤制烯烃等,这也是煤炭清洁化利用的重要领域。近年来,我国煤化工产业发展迅速,主要产品产能、产量保持在世界第一。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煤制烯烃产能为1582万吨,煤制气产能为51.1亿立方米,煤制乙二醇产能为483万吨,煤制油产能921万吨。截至2019年底,我国现代煤化工产业实现1.55亿吨的原料煤转化量,约占煤炭消费量的5.6%,行业发展已形成规模。

不过,在看到成绩的同时,也需要看到现代煤化工产业发展面临的挑战,像环保压力增大、国际油价偏低、核心技术缺乏以及政策支持不足等方面,使得煤制油化工产业目前的发展遇到瓶颈,很多项目面临着增量不增效的尴尬境地,特别是煤制油企业亏损比较严重。

但出于国家能源安全考虑,煤制油化工产业还不能停,煤制油、煤制气等战略储备项目还得继续向前发展。一方面国家需要针对性地给予政策支持,一方面企业也得研究产品牌号、性能与市场发展的适应性,提升自身的竞争力。像精细化工领域,目前有10万种产品,我国现在只能做3万种,且多数在中低端,还有大量的发展空间。

三、未来发展,能源以煤为主,加快新能源补充。

前面谈了很多能源安全不利方面的因素,列举了一些我国在能源安全方面的短板,但这些问题对国家的发展有影响,但很难说会带来致命的打击。毕竟石油消费只占了当前我国一次能源消费的18%左右,天然气只占8%左右,而煤炭作为传统主力能源的消费占比一直在60%以上。综合测算,中国的能源对外依存度只有20%左右。

在过去的20 年,我国的发电量从2000年的13556亿千瓦时增加到2019年的75034亿千瓦时,煤炭发电的比重很高,最高时超过了80%的比例,但从2008年开始逐渐下降,到2019年已经低于了 65%。我国清洁能源的发展很快,已经稳居全球第一。根据最新数据显示,我国常规水电、风电、光伏发电装机分别达到3.3亿、2.1亿、2亿千瓦,在全球都是高居榜首。

我国清洁能源发展规模大固然可喜,但发展的质量和速度都还需要进一步提高。2019年,我国清洁能源占一次能源比重15.3%,较国际平均水平依然低大约5个百分点。由于配套的储能技术发展不够,我国清洁能源的弃水、弃风、弃光也是个老大难问题。2019年虽略有好转,但全年“三弃”电量仍超过 500亿千瓦时,仍然比较大。

就未来的发展方向而言,在油气不够安全、煤炭不够清洁、风电和光伏不够稳定的情况下,氢能成为最受重视和最具发展潜力的产业。截至2019年底,全球共有超过400座加氢站投入运营。国际氢能理事会预计到2050年,氢能在能源终端消费中的占比将达到18%,广泛应用于交通、工业、建筑供热等领域。由于我国50%以上的石油资源都用于汽车产业,现在电驱动新能源汽车发展越来越快,如果能在氢能源汽车上取得突破,不再担忧国际油价变动的日子就会到来,估计那时石油掐脖子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煤化工替代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