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新能源
  • 氢能
  • 隆基、协鑫、阳光纷纷入局,行业规模超10万亿 光伏巨头的另一个战场

隆基、协鑫、阳光纷纷入局,行业规模超10万亿 光伏巨头的另一个战场

2021-08-05 08:06:44 世纪新能源网   作者: 孙凌伟  

中国氢能联盟预计,到2030年,中国氢气需求量将达到3500万吨,在终端能源体系中占比5%。到2050年,氢气需求量接近6000万吨,可减排约7亿吨二氧化碳,产业链年产值约12万亿元。在光伏行业格局基本确定后,光伏巨头们正在试图开辟自己的“第二战场”。

看好氢能未来 众多企业提前布局

7月28日,协鑫新能源及保利协鑫发布联合公告称,协鑫新能源与中建投资本管理(天津)有限公司拟合作设立氢能产业投资基金,基金规模合共人民币100亿元,用于投资本公司的氢能业务。至此,明确宣布进军氢能产业的光伏实力企业,已经有隆基、中环、晶科、天合、正泰、阳光电源、宝丰能源、亿利集团等近10家,涵盖硅片、组件、逆变器、电站等上下游产业链。

不止光伏企业,近两年来,包括中国石化、中国石油、大唐集团、国电投、上海电气、上汽集团、长城汽车、美锦能源、亿华通、卫星石化、汉缆股份、富瑞特装、厚普股份、雄韬股份、腾龙股份等众多企业,都在氢能领域纷纷布局。

氢能产业被广泛看好,与氢的特性和近年来国家对氢能产业的大力扶持有关。

氢在宇宙中分布广泛,构成了宇宙质量的75%;氢能是氢(H)在物理与化学变化过程中释放的能量;氢气的来源多样,可利用化石燃料生产,也可电解水生产;氢燃烧的产物是水,是世界上最干净的能源,被誉为21世纪最具发展前景的二次能源。除核燃料外,氢的发热值是所有化石燃料、化工燃料和生物燃料中最高的,是汽油发热值的3倍,酒精的3.9倍,焦炭的4.5倍。

正是这些诸多优点,氢能被很多业内专家认为是未来的终极能源。氢能产业的发展,在世界各国也备受关注,多国政府都已出台氢能及燃料电池发展战略路线图,美国、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更是将氢能规划上升到国家能源战略高度。根据此前披露的《欧盟氢能战略》,欧盟计划未来十年内向氢能产业投入575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4.56万亿元)。

在我国,氢能在2019年被首次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当年氢燃料电池产业相关投资及规划资金达到了1805亿元;2020年,尽管受到疫情影响,氢能领域的投资金额仍有1600亿元。

中国氢能联盟预计,2050年氢能在中国终端能源体系中占比至少达到10%。氢气需求量接近6000万吨,其中交通运输领域用氢2458万吨,约占该领域用能比例19%。

拥有如此广阔的发展前景,但在制氢技术的发展上,又处于起步阶段,而这,无疑给了众多投资者更大的想象空间。

光伏制氢优势明显 光伏巨头不甘人后

按生产来源划分,氢气可分为灰氢、蓝氢和绿氢,分别指化石燃料制氢、工业副产氢和可再生能源电解制氢。

在我国,因为制作成本低,以化石燃料制氢中煤制氢为主的灰氢目前仍占据主导地位,但其二氧化碳排放大,在目前节能减碳的大环境下是不被认可的路线;化石能源制氢的另外一种技术——天然气制氢是目前国际主流的制氢技术,虽比煤制氢更清洁、更低碳,但成本比较高,再加上中国天然气资源相对紧缺,也不是适合中国的技术路线;而工业副产氢主要依附于主产品,成本不能完全可控,产能也会受到主产品的限制,只能作为氢能的辅助来源。

比较下来,以可再生能源电解水制氢被认为是全球和中国未来主流的制氢技术,但以前这种技术的核心痛点之一就是制氢成本比较高。根据有关研究数据,可再生能源电解水制氢的成本为20—40元/千克,是煤制氢成本9.9元/千克的数倍。

而这几年发电成本快速下降的光伏,刚好可以完美解决这一问题。光伏制氢的基本原理是,利用光伏发电,再电解水制氢。利用光伏制氢,既可以平抑光伏发电的不稳定性,又可以利用氢能的储能效用,将光伏发电转换为氢能,以低于化学储能的成本,实现跨天、跨周甚至跨月跨季度的储能。

根据中国工程院院士周孝信的研究,“当光伏电价在每千瓦时0.3元以下时,制氢成本和天然气制氢差不多。”而目前我国大部分地区的光伏电发电度电成本,已经降到了0.3—0.4元,部分地区如青海已经降到了0.2元。这说明光伏制氢已经非常接近天然气制氢的能力,随着度电成本的下降,光伏制氢实现经济性的拐点已经临近。

“目前全球氢气需求量约6千万吨/年,如果全部由光伏发电来生产,需要超过1500GW的光伏。未来三十年氢的年均新增需求在2000万吨以上,每年需要新增约900GW光伏装机。”隆基股份品牌总经理王英歌表示,氢能是一种清洁、高效的二次能源,在碳中和及风光平价的趋势下,市场前景广阔。

隆基股份创始人李振国曾表示,早在2018年隆基就开始关注和布局可再生能源电解制氢,选择氢能源产业,是隆基股份突破光伏产业链天花板的期望所在,也是支撑它市值的重要手段。

事实上,不止隆基,包括阳光电源、晶科科技、正泰新能源、宝丰能源等光伏能源企业,不仅早在2019年就开始光伏制氢项目的研究,而且野心很大。

氢能战场难掩野心 老对手迎来新战斗

2021年3月31日,光伏龙头隆基股份通过全资子公司隆基绿能创投与上海朱雀投资,合资成立西安隆基氢能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金3亿元。李振国亲自担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公司成立后的4个月内,隆基股份已连续签约10个氢能项目,合作对象包含中央大型能源企业、政府高新产业园、科研院校、电力开发上市企业,以及同样专注风电、光伏项目开发的企业。其中最受人瞩目的,是该公司与无锡高新区签署的新型氢能装备项目。该项目一期注册资本1亿元,投资总额3亿元,预计到2022年底将达到年产1.5GW氢能装备的能力,项目达产后三年内将达到年销售额10-15亿元。

隆基氢能公司成立不到两个月,2021年5月19日,晶科科技CEO金锐表示,公司将布局绿电交易、碳交易、光伏制氢等新兴产业,用实际行动践行零碳愿景,并首次提出了光伏“同心圆”发展模式。

晶科之后,在2021SNEC展会上,协鑫集团分别与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东芝(中国)有限公司、中船派瑞氢能科技有限公司、国家电投集团北京绿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代表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根据战略协议,协鑫集团将与上述中外合作方发力科技创新,聚焦可再生能源制氢以及绿氢在工业、能源和交通领域的多场景应用展开多项合作。

协鑫集团董事长朱共山指出,协鑫集团自2018年至今,一直在低调孵化氢能产业。面向“十四五”和碳中和,协鑫已将氢能列入自身的企业发展战略,以风光储充氢、气电氢一体化的模式,作为企业践行碳中和目标的路线图。

SNEC展会结束之后半个月,国内另一家市值千亿的光伏公司阳光电源也宣告成立合肥阳光氢能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为光伏逆变器龙头阳光电源100%控股,法定代表人为程程,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

尽管在此时才正式成立公司,实际上,阳光电源氢能事业部成立已近两年,而且在两年间连续签下了多个项目。

2021年3月18日,阳光电源更是对外发布了国内首款、最大功率SEP 50 PEM制氢电解槽,而电解槽是制氢的重要工具。阳光电源氢能事业部相关人士表示,预计未来3—5年内,PEM将会更多地应用在交通领域;对于集中式制氢,有可能应用于化工、燃料的氢储能供应等领域

时间进入到7月份,在正泰集团主办的第二届国际工业与能源互联网创新发展大会上,正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重塑集团就共同投资促进燃料电池系统全产业链的发展及光储氢热的应用签订了合作协议。

据了解,作为国内新能源领域领先企业,其实早在2019年,正泰已经与交大联合构建了“五位一体”支撑平台,瞄准氢供应、氢动力两极,以氢燃料应急电源车为切入点,大力研发氢气制储运核心装备、加氢站运营、燃料电池核心零部件、氢燃料电池、氢动力系统集成、车载氢气系统、燃料电池电堆等多点氢能源核心技术,推进氢能产业全面、稳步发展。正泰还将设立氢能产业投资基金,重点投资加氢站建设和燃料电池车项目。

而同样在2019年驶入氢能赛道的宝丰能源,正在投资建设全球最大的电解水制氢项目,包括200MWp光伏发电装置、20000标方/小时电解水制氢项目。最新消息显示,该项目当前已进入试生产阶段。

光伏制氢的战斗已经打响,在光伏领域竞争了多年的老对手,又来到了新的战场。在这片新的战场上,不知道谁会占得先机?谁会成为胜利者?谁会成为失意者?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光伏巨头 光伏制氢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