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储能市场:在“潜伏”中等待

2016-08-01 08:15:49 大连日报   作者: 徐伯元  

作为大连大力扶持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今年5月,一则关于储能产业的消息见诸报端:国家能源局同意我市组织开展国家化学储能调峰电站示范项目建设,确定项目建设规模为200MW,这也是国家能源局在全国范围内首次批准建设国家级大型化学储能示范项目。

对于业内人士来说,这则产业新闻的“专业”涵义毫无疑问具有冲击力:截至2015年底,国内储能静态装机容量(不含抽水蓄能、压缩空气和储热)大约为100MW。也就是说,大连将建设的这一储能示范项目,规模是全国现有储能静态装机容量的2倍。如此“大手笔”意味着什么?潜伏多时的储能市场,“风”来了吗?

朝阳产业在“潜伏”中等待

十几年前,大连融科储能技术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延辉就看好储能产业是一个朝阳产业。2008年,他和大连化物所合作创立的融科储能开始加速“全钒液流电池储能技术及应用”项目的产业化进程。当时站在市场风口的是新能源产业,储能还未得到广泛关注,在创立之初刘延辉就知道要做好长期“潜伏”的准备。现在,在国内外全钒液流电池储能技术开发和产业化方面,融科储能已处于领军地位,此次大连获批建设的国家级大型化学储能调峰电站示范项目,应用的正是全钒液流电池储能技术。

储能调峰电站有何作用?项目设备供应商融科储能介绍,通俗说来,电网分别连接着发电端和用电端,用电负荷的波动会带来冲击,因此需要像天平一样实时调整保持平稳。储能调峰就是发挥平衡作用,在用电波谷时将多余的电储存起来,在波峰时释放,尽量拉平用电负荷曲线,提高供电的可靠性。

目前,储能产业受到越来越多关注的一个更“紧迫”的原因,是和新能源产业有关。据报道,2015年,中国是全球风电累计装机容量最大的国家,占全球市场份额的1/3;光伏累计装机容量也首次超过德国,成为全球光伏累计装机容量最大的国家。不过,业内人士表示,规模不断扩大的新能源发电并没有得到高效利用,存在大量弃风、弃光现象。其中,受多种经济因素影响,2015年全国弃风率再次飙升至15%,高的地方超过30%。弃风、弃光的原因是新能源发电具有波动性,并网难度大,而通过储能设备将风力和光伏发电先存储起来,就可让平稳并网成为可能。

融科储能此前最新的示范项目,正是为了应对解决“弃风”问题,该项目位于沈阳市附近的卧牛石风场,规模为5MW,曾是世界最大的全钒液流电池储能示范项目。此次获批示范项目规模,则从个位数直接拉升至百位数。业内人士指出,这说明通过实地验证评估之后,国家相关部门认为化学储能有大规模发展的条件,通过示范项目探索能否进一步大规模复制和普及。

在刘延辉眼中十几年前的朝阳产业如今已有了明确的方向。储能产业作为影响未来能源大格局的前沿技术和新兴产业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国家“十三五”规划提出,要加强储能和智能电网建设。刘延辉认为,储能是将来能源生产和消费模式改变的最核心的技术。

产业化之后是要市场化,储能市场正在等“风”吹起。问题是:还要等多久?

全球范围内,围绕储能的新一轮技术和产业竞争已经展开,市场的“风”也越来越接近。根据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项目库不完全统计,截至2015年底,全球累计运行储能项目327个,装机规模946.8MW(不含抽水蓄能、压缩空气和储热)。美国仍然占据装机规模第一的位置,运行储能项目装机占全球的45%,其次是日本和中国,占比分别为33%和11%。从储能技术分布来看,锂电子电池作为目前最热门的储能技术之一,占据累计装机第一的位置,占比为38%;锂电池也占据着中国市场总装机的2/3。

目前,各主流储能技术各有特点而应用场景不同。据介绍,相比锂电子电池,全钒液流电池安全性高,循环寿命更长,因此在大规模储能的应用场景中更加“得心应手”。刘延辉告诉记者,做大型储能设施,电池需要使用寿命长,而这正是全钒液流电池的技术特性和强项。业界有种说法:锂电子电池是跑百米的,而液流电池是跑马拉松的。其短板则是体积较大,记者在融科储能的车间里看到,全钒液流电池被集成到一个个集装箱内,一个百千瓦级的电池储能单元就是一个集装箱。

融科储能在美国成立的子公司今年拿到多个储能集装箱订单。刘延辉判断,电力储能集装箱今年底到明年将在美国市场迎来爆发式的增长,应用场景包括通过储能集装箱扩大配电站容量而不需要增加基础设施建设,为新能源车快速充电而不需要直接从电网取电等。

有业内人士介绍,目前以美国、德国、日本为代表的海外储能市场已全面启动。其中,美国电力市场高度市场化,放开竞争,而用电负荷高峰期电费高,低谷期价格低,这催生了电力公司和用户低谷时储存、高峰时使用的储能需求,推动储能市场启动。另一个关键则在于,储能应用方案的经济性在美国市场已经可以接受。

实现商业化还需再便宜一些

那么,储能应用对于中国市场呢?答案是现在还有一点儿贵。刘延辉表示,就全钒液流电池来说,成本再降低30%~40%,在国内就可以完全实现商业化的应用。他认为这个“降价”过程需要3至5年时间来实现。

拉低成本,技术提升是一方面。刘延辉说,他在1995年毕业时花1.8万元买了一个“大哥大”,而如今功能更好的手机要便宜得多。规模提升是另一方面。业内人士指出,实际上目前很多资本已经对储能产业“虎视眈眈”,市场一旦启动,就会有大量资本涌入。一个可以类比的是光伏发电市场,2000年市场启动时光伏发电的价格是现在5倍多,随着产业规模迅速扩大,成本也快速下滑。

储能市场的“风”还有一步之遥,而当其真正来临之时,将渗透到电力发、送、配、用的每一个环节。记者从融科储能了解到,此次我市将建设的百兆瓦级电池储能调峰电站示范工程,是输电侧的应用,如果示范成功,也意味着很多城市都有这样的需求。在发电侧,可建设含大规模储能系统的网源友好型智能风电场,解决弃风问题。在配电和用户侧,配合智慧城市、新型城镇化建设及配电网改造,可在医院、电动车充电站、体育场等新建公共设施中配套储能,提高能源利用效率。

刘延辉还向记者描绘了一幅生态海岛的图景:岛上家家户户的屋顶装上太阳能电池板,风口上安装风力发电机,岛上的垃圾分类后进行生物质发电,由储能设施将这些清洁能源连接到一起,把海岛打造成生态旅游度假休闲的海洋牧场。

这些都是储能应用未来的市场需求空间,至于盈利模式还需要进一步摸索。融科储能提出,希望通过“先试先行”一系列储能项目,将大连建设成为国家级新能源储能示范区。而此次国家级大型化学储能示范项目获批,显然是迈出了重要一步。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储能市场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