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山东能源研究院党委副书记许辉致辞

2020-09-25 09:29:24 5e

编者按:2020年9月17~18日,以“塑造新模式•激活新动能”为主题的“第十六届中国分布式能源国际论坛暨2020综合能源展览会”在山东济南召开,本次论坛由中国能源网主办,中国能源研究会分布式能源专业委员会、水发能源集团有限公司联合主办。会上,中国科学院青岛生物能源与过程研究所、山东能源研究院党委副书记许辉发表了致辞演讲。

以下内容根据论坛演讲实录进行整理,标题为编者所拟。

许辉:能源问题也是资源问题,我今天这个话题在今天论坛上有点超出范围了,但是说说也好,因为这是我们研究院的一个定位。

刚才杜院士和杨教授的发言里面已经诠释了为什么我们国家把能源提高到发展的高度,我们为什么要推动能源革命,我们面临的所有的挑战,那是有目共睹的。中国的资源禀赋已经决定了我们要走中国自己的路,我们经济发展处在一个转型的关键阶段。如果国际形势在发生变化,那我们的问题就更加突出。现有的能源体系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我们的产业体系按照原来的煤、油、气,现在又是清洁能源、核能,各自的生产体系是独立的,技术路线之间缺乏有效的沟通互动,所以依赖性是非常强。

中科院研究所要围绕国家的战略要解决一些经济发展过程中,国家战略安全里面的一些关键技术问题。我们就是要想办法研究。比如油、气、煤的替代,新能源、洁净能源和传统的化石能源之间能不能耦合等问题。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我们也在体制上做了一些变化,中科院成立了洁净能源创新研究院,联合院内能源领域相关的研究所,还有相关的企业、大学,我们共同来组建洁净能源创新研究院,这个目标是对着国家实验室。

洁净能源研究院成立以后,拿出了16个亿部署了变革性洁净能源关键技术与示范A类先导专项,现在已经实行第三年了,就是把这几个技术路线想办法把它耦合起来,实现构建中国洁净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

这里面有三条主线,做了一系列的带动示范。第一个示范就是在河北张家口,做了能源综合供应系统,做了一个各种能源、分布式再生能源的一个新模式。

第二个,现在正在陕西榆林,充分发挥榆林市等多种能源资源,都集中在那一块儿,来打造分布式多能融合示范基地。

还有就是我们国家的新能源,我们是农业大国,所以我们的农业废弃物很多,怎么有效的利用,这一块儿我们是做了很多示范,包括新的光伏、风电一起。

还有一个事儿,实际是上个月刚刚完成,在这给大家披露一下。就是大家都知道,我们大量的地沟油,往哪去?国家花了多少精力在围堵地沟油,地沟油不要上餐桌,牵扯时间安全。另外一个,我们这个地沟油弄出来生物柴油,往哪都卖不出去啊,卖出去它的经济性也不大好,所以说市场也不好。那么我们原来的那条路线就是地沟油的处理技术路线是酯化水乳脱酸这些工艺,产量还是有点低。我们煤加工处理的能力非常强,煤的指标现在又压的那么厉害,我们原来的焦化,我们的煤焦油加氢这条路线大量的产能闲置在那地方,我们把生物和化工一结合,找出一条路,就是二代生物柴油,在河北那一条将要砍掉的线,闲置的生产线,我们把我们催化新的工艺融合进去,做成了二代生物柴油,我们估计下一步很有可能满足刚才杨教授讲的欧盟的方案,欧盟的方案价格很高,我们利润空间巨大,我们产能又巨大,所以这个技术下面大有前景。

另外还有大规模储能示范,在大连,在各地都有一些储能示范。

山东省是个能源大省,这个问题就更为迫切。新旧动能转换,我们是能源生产和能源消费大省,那么这个省里面,省委书记也非常重视,我们怎么转型,我们要转不成,山东的经济发展真是要会出大问题。所以我们省里面就提出来,依托青岛生物能源所来建设山东能源研究院,研究院这个进展也很快,大连化物所所长也是青岛能源所的所长,也任山东能源院院长,研究院就是要打造“政产学研用”深度融合的全链条新型研发机构。我们想围绕四个领域,建五个功能实验室,就是围绕着我们产业的需求,从前沿技术,共性技术和技术集成来组织人员,进行攻关。这都是我们企业提出的问题,也是产业所面临的问题,我们和企业,包括和水发都联合成立了企业技术中心。这个实验室由我们国内的院士领衔,我们水平定位还是比较高的,通过技术产业创新中心,我们里面的行业的一些重大问题提出来,我们怎么来联合攻关解决。另外,就是解决出来的成果要快速的推广应用做示范,这个要建立一系列的平台示范基地。这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儿,现在这个时代我们能源大数据时代非常重要,数据全部整合起来了。我们现在里面刚才讲了,大量的新工艺,我们核心的工业数据怎么办,这些数据有时候牵扯到数据安全,有数据壁垒,各个行业、各个企业数据是没法共享的和开放的。我们先构建国家能源核心大数据中心,把这些数据给它管起来,给它用起来,给它共享起来,能够给我们国家的决策,给我们技术研究和生产提供支持。

最后一个,介绍对山东分布式能源发展的思考。

我们现在发现出了什么问题呢?比如我们每年各地市都要制订一些能源供应的一些规划。那么这个规划指标如何落实?和政策如何衔接起来?这个事儿就有点脱节了。所以我们现在希望能源研究院,我们要提供一系列的数据,支撑着政府把规划变成计划、政策,把指标落到点上,落到每个企业,每个区域,要么就是传统能源,要么就是新能源,我给你多少配额,价格不行了,价格机制要调节,政策要来做补充。第二个,谈到分布式能源,首先我们山东省面临的问题还是节能降耗的问题,节能降耗是一个大问题,就是我们现在如果简单的说今年压五千万吨煤,都是简单的把它压到各地市,强行把煤砍下去了,原来前几年生物质上去,天然气上完了上生物质,能源价格极高,企业就没法往下运行了,这样一种方法,是对我们企业冲击是非常大的。

所以我们有没有一个办法,不要简单的把这个指标硬压下去,那我们能不能先鼓励大家节能,锅炉不砍,但是你的能效比必须提高,提到多少,这样省里也出政策了,达到这个目标了,我就视同你减少了多少煤了,所以煤的指标分解,这种政策变成我们节能的动力,这样的话就需要一个技术体系,把这个节能效果能和节能有效的测出来。我们想做一个什么探索呢?我们要把我们国家的航天大数据,我们航天遥感数据,空地一体化,扶植于地面的监测,把每个耗能的企业,耗能的情况,随时都能发现,随时都能进行监控,都能进行定量化的评价,这样的话,就有可能实现对政策落到某一个具体某一台锅炉上,都能知道它的节能情况,这样的话政策就可以出台,我们把这个五千万煤,就变成了三千万吨,变成了通过节能来实现,两千万吨该砍哪个就砍哪个。

第三个,多元化,这个事儿我就不提了,刚才前面杜院士,杨老师讲的都非常具体了,我们是洁净能源创新研究院是做里面具体解决方案的。城镇化,比如我们特别强调跟水发合作,马上连起手来做储能,生物质能,生物天然气,还有光伏、光热,储能这几块集合起来,不就是我们山东城镇化发展急需的东西吗?我们不是提供具体解决方案的,还得回到能源互联网,刚才我感觉大家都盯着的,包括杜院士提到的,已经考虑到互用储能了,别忘了我们还有一个特殊情况,国情,我们推电动汽车推的很猛,电动汽车就是移动电站,所以说如果把电动汽车的充电,晚上回来以后存电、储电,给它管起来以后,我们这种移动的电站就是我们的资源,所以我们在山东能源,跟咱们企业合作的时候,我们创新中心想把这个先研究好,因为我们自己研究所,本身就是搞电源系统的,那么我们这个电源和智能微网结合起来,和大电网怎么连起来,这样把智能微网我们走出一条中国特色,我们资源很多,把我们这条路走出来。

我的发言就这么多,欢迎大家到我们氢能所,到我们山东清洁能源所来访。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 张学坤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