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Mustafa Shehu:Emission Reduction Quotas and Problems

2022-07-28 16:46:06 中国能源网

以下内容根据论坛演讲实录进行整理。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我今天讲的是减排配额与相关问题。

我的名字叫Mustafa Shehu,我是世界工程组织联合会的当选主席,今天在第四次未来能源大会上做一个发言,大会是在北京召开,它的主题是在行业整合和碳中和方面达成一些共识,首先我感谢主办方对我的邀请,能够在这样一个历史上很重要的时间节点做这个发言,讲一下我们的世界工程组织联合会WFEO,是1968年与伦敦成立的一个工程师的组织,现在我们的秘书处在联合国经社理事会在巴黎的总部,我们成员遍布世界各地,代表世界各地的3000多名工程师,有上百个机构成员,所以我们代表工程师在为世界发声。

我们是一个常规的合作伙伴,会共同组织一些在工程方面的会议,每年3月4号举办常规的年会,我们在2020年也开始设立了世界工程日,我们还会跟联合国的科学技术主要重点工作小组进行共同领导。WFEO可以常规的参与联合国的一些领导力的项目,和世界各地的政府和政策制定者共同进行问题分析,我们会提供工程师的视角。我们也有世界各地的成员,通过这些成员我们可以协助联合国的各个组织来对一些潜在的减排倡议进行技术经济和环境可行性方面的分析,来实现绿色减排的目标。

气候变化一直是国际上的科学和政治讨论中非常重要的话题,过去30多年我们一直致力于让世界各国能够实现或者达成协议,能够形成一些有约束力的国际文件,但是现在没有做到,1979年在日内瓦召开第一次气候大会,当时世界各国的领导者对当时给出的一些建议基本上忽略了,之后1990年第二届世界气候大会在日内瓦召开,当时给出了很多相应的建议,同时也被忽略了。

在90年代后期取得了重大的成就,主要是因为美国政府当时设计了市场体制为基本的减排的方式,这个叫作总量控制和排放交易。总量控制和排放交易体系把排放者按不同的排放量进行分类,各个国家都不一样,所以大家就可以有一个总量的设定,并且在此基础上进行交易,1997年的时候通过了京都议定书,当时192个国家同意,京都议定书就为总量控制和排放交易设定了一系列的标准。

在京都议定书当中所设定的第17条规定各国可以在自己的总量控制标准基础上如果没有达到,就可以去出售自己额外的交易配额,我们知道有一些国家有很多的制造设施,有一些国家其实是没有的,所以大家排放量不一样。

之后在2015年召开了Cop21,Cop21上设定长期的目标,让各个国家可以减少自己的温室气体排放,一年前格拉斯哥我们又召开了cop26,cop26上基于巴黎气候协定又取得了新的成就,它的成就主要包括几点。

第一,意识到问题非常的紧急,世界各地感受到了气候变化带来的负面影响。

第二,我们要加速行动。减排必须要达到45%这么大的程度,主要就是在2050年前后实现净零排放。

第三,逐渐的淘汰化石能源,各个国家称之为逐步的一种努力方式,希望能够让火电厂逐步的淘汰。再有就是要加大努力去通过可再生资源发电。

第四,气候资金,也就是说发达国家来到格拉斯哥参会的时候都做出了自己的承诺,也就是每年给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的协助,在格拉斯哥我们可以看到之前的许诺是没有兑现的,大家也都认同我们需要进一步加强这方面的努力。

如果我们看全球不同的排放量,会发现全球排放当中73.2%都是来自于能源领域的,我们所说的这些行业其中包括各个行业,包括工业,包括交通,像火车,飞机,汽车等等,还有建筑当中所使用的能源,当然还有其他的领域也会排放温室气体,比如说农业,林业,其他方式的土地使用,还有工业等等。但是其中大概有74%的温室气体排放都是来自于能源领域。

全球不同国家的二氧化碳排放可以在这个地图上看到,大家可以看到取决于这个国家的工业化程度不同,它的年度排放量也是各不相同的。我们可以看到发达国家排放的二氧化碳是以亿计和10亿吨计量,最不发达国家二氧化碳是以百万甚至10万吨的二氧化碳量计的。

看各个国家的排放量大家会发现有68%的全球排放量是由总共10个国家带来的,也就是说10个国家排放了全球68%的温室气体。这些国家当中包括中国,美国,当然还有欧盟,把它看成一个单位,还有印度,俄罗斯,日本,巴西,伊朗,印尼和加拿大。

另外剩下的国家当中差不多100多个国家加在一起只排放温室气体中的3%,我们再来看排放市场,我们刚才说到排放交易,排放交易是一种经市场的方式,可以去控制污染,控制排放,并且促进我们朝向净零排放的目标前进,这个概念我们称之为总量控制和排放交易,或者叫排放权交易体系。

碳配置或者碳汇它的意思就是排放一公吨二氧化碳的权力也可以换算成其他的温室气体,以及总体带来的碳足迹,它包括四个主要元素,一个是清洁发展机制,联合执行,排放交易还有自愿的碳市场,排放交易机制在一些地区已经得到了升级改进,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在其中扮演着领导的角色。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现在已经实施了一些碳排放交易体系,和其他的国家相比国家是行动比较早的。

最近的情况一些新出现的情况对于减排有什么样的影响?所说的最近的情况主要就是新冠疫情以及俄乌冲突,新冠疫情一些封锁的政策,导致了全世界经济活动的总体下降,因此这些配额或者补贴的价格也在不断的下降。

因为有了封城政策,交易机制也受到了影响,一些交易的速度开始放缓,像韩国、中国、加拿大和瑞士开始推迟自己的汇报期和合规期,我们知道协议当中规定的一部分就是各国应该去汇报自己的排放情况。要定期的进行汇报。

之后是俄乌冲突,俄乌冲突也带来很多负面影响,对全球都是这样。在格拉斯哥Cop26大会召开之后,欧盟碳配额的价格在不断的上涨,但是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了战争之后,世界各国都在对俄罗斯发动制裁,欧盟的交易体系也面临着从2014年以来最大的影响,如果各国提升自己的能源安全性,最好的鼓励是提高能效的方法,这样长期以来会接近碳中和。这些是俄乌冲突所带来的一些影响。

尤其是排放交易体系所受到的影响。当然这些影响还可能变得更大,这个取决于战争会持续多长时间,或者多快结束。我们还有一些面临的问题,像污染物的产生,产生污染物会受到一定的惩罚,但是很多国家所受到的惩罚并不是非常完善的体制,因为有一些国家如果说它的惩罚力度不够,可能它反倒进行排放对他来说意味着更多的经济收益,即便是付了罚款以后,也就是说这些国家其实并没有什么动力去减少自己的排放或者限制自己的排放量。

所以有一些国家还有一些企业甚至说是乐于支付罚款的,所以这也是排放配额在全球面临的一些问题。再有就是缺乏监督方,没有人对这个排放活动进行监督,是什么组织,什么机构负责这个问题,也需要大家进行认同。是区域组织,国际组织还是国家层面上,如果说联合国需要扮演角色,也应该得到大家的认同。

还有成本向消费者的转移,这个标准不太统一,我们需要有统一的标准来监控这些主要的排放,我们还应该把相关的一些信息尽快及时的公平披露给所有人,也包括合规机制,让所有人都知道。

所有的国家也都应该了解这样标准化的体系,看非洲,非洲的温室气体排放,之前的PPT上我清楚的展示了大概有100个国家所排放的温室气体只占全球的3%,加起来占3%,多数的这些国家都在非洲。因为非洲有54个国家,这些国家,这些非洲的国家在前面说的100多个国家当中,加起来才排放了全球的3%的二氧化碳。

所以非洲的排放其实总体是非常小的一个量级,几乎可以忽略,但是气候变化的影响在非洲确实非常明显。根据联合国的气候变化框架协议规定,非洲在历史上排放的二氧化碳量是最少的,并没有导致全球变暖,但是全球变暖对非洲的负面影响最大,非洲国家会特别依赖化石燃料带来的收入,这是国家预算很重要的一部分,这对于多数非洲国家都是成立的。

如果非要说,我们必须要去减少用化石燃料生产能源这样的行为,也就是说非洲其实目前没有一个更好的替代方案来生产足够的能源,因为我们非常依赖化石能源,虽然现在是鼓励不要使用,但是如果不用我们没有办法支撑自己的农业,商业甚至居民楼。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非洲有42%-48%的人民是没有用上电的,如果只看非洲,这种最基本的电力供应仍然是重中之重的问题。

减排项目有很多,比如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清洁发展机制在京都议定书当中使得有排放配置多余的国家可以对其进行销售,可以帮助发展中国家,我们认为这些对于非洲的国家和其他的发展中国家都是非常有利的,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只有非常少的类似的项目得以成立,这些项目其中有一个就是埃塞到肯尼亚的东非高速公路,这是电力的连接项目,还有赞比亚有一个水力发电的项目。

人们可能好奇像这种肯尼亚和埃塞之间的电力连接项目会怎样对温室气体减排做出贡献,它可以实现减排的,因为埃塞俄比亚的电力生产主要依靠的是水力发电,如果说这些水力发电所生产的电可以传输到肯尼亚,意味着我们可以减少肯尼亚通过化石燃料燃烧生产电力的需求,因此这样的一个项目就可以减少温室气体的生产。

同样水电项目也是很常见的可再生能源的发电项目。通过可再生能源的来源进行电力生产,另外还有拉格斯的电力输送项目,目的也是减少一些人们在交通过程中所使用的汽车和摩托车的数量,它也可以很大程度上的去减少温室气体在发电过程中的生产。

还有很多国外的投资是致力于在非洲提升可再生能源的占比的,所以结论就是清洁发展机制在京都议定书的第12条当中得到规定,它使得各国可以对于排放配额进行交易,这种机制必须要进一步的去实施和完善,尤其是让发展中国家能够从中受益,可以实施更多的温室气体减排的政策,在非洲还有非常重要的基本利益,要去满足人们对于能源的需求,要提供可靠的和价格低廉的能源,这些能源必须是清洁的。

可靠的能源来源和别的问题是高度相关的,比如说它跟教育,医疗卫生服务的提供也存在着直接的联系。所以虽然非洲国家也在致力于和国际社会一同努力,实现一些减排的目标,但是在我们地方层面上还有很多最基本的问题需要解决,我们要保证人们能够用上电,保证他们能够接受到教育,并且获得最基本的医疗卫生服务来确保工业的正常发展,这都是我们最基本的任务。

否则会出现大规模的失业,如果有大规模的失业,社会上有很多的恶意和危机,这些都是目前面临的问题。所以对于全球社会来说,改善这些问题也是符合大家的利益的。

因此我们应该共同致力于温室气体减排的政策,所以一些机构的能力需要得到大幅的提升,不管是中央层面还是地方层面,国家的总量控制和排放交易的体系也应该得到更好的管理和协调,在政府的各个机构之间和各国机构之间都需要进行协调,像中国高度工业化的国家,如果对于经济体系进行大规模的变化,就可能会带来碳排放方面的很大程度不确定性,各个行业都需要对自己的活动进行讨论。

整个的能源体系其实都是需要进行更多的改革的,我们要创造一个更好的一个环境,来实现碳中和,并且要维持能源价格的稳定,同时也要借用一些国有企业的巨大能力和市场的能力改善这些现状。

我想讲的就是这些,感谢大家的聆听,希望我们大会能够在北京取得圆满成功,感谢大家。




责任编辑: 张磊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