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Antonio Iliceto:European Views on Building Consensus on Climate Change and Emission Reduction

2022-07-28 16:47:55 中国能源网

以下内容根据论坛演讲实录进行整理。

谢谢。我想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国际大电网委员会在这方面的研究以及我们如何在气候变化还有减排方面通过合作来解决面临的问题。

我今天的发言主要会介绍几方面,首先为什么气候变化现在比以往更为重要。另外我还会谈一下在国际上的一些趋势,最新的进展。还有包括像在不同的行业,不同的领域如何进行整合。在这个过程中欧洲希望能够通过全球的合作来实现,欧洲在这个过程中所选择的技术路径,另外我会谈一下国际大电网委员会的发挥作用。

为什么大家觉得1度是很小的变化,为什么对全球来说这么重要。实际上我们考虑到从人体的角度来说,只是体温高了一度和两度,实际上在发烧生病了,对于地球来说也是一样的,这个问题不是平均温度的变化,最多涉及到的是背后的严重问题和相关的现象,以及表现出来的1度或者2度。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知道全球面临很多的不确定性,气候问题是其中的一个,比如说我们面临着一些破坏性的因素,像新冠疫情,还有包括由于各国的防疫政策带来的经济放缓,另外我们也看到在全球的战争以及因此带来的不确定性。在全球的范围,特别在有一些国家和地区欧洲面临的一些紧急的情况,而且欧洲它的相互依存度比较高,比如说除了新冠疫情,刚才我前面介绍过我知道中国现在仍然处在非常严格的防疫政策,另外还有战争,尽管战争只是涉及到乌克兰和俄罗斯,但是对欧洲很多的国家产生影响,因为乌克兰是欧洲农产品大国,还有大宗商品的价格,在新冠疫情以来快速的上升,这些也会带来在消费者指数方面的通货膨胀。

能源是稀缺的,在疫情之后,很多的钱都投入到了石油、天然气,甚至有一些国家又重新投入到煤炭,以及其他化石燃料重新的开工和建设当中。尽管我们在说需要摆脱化石能源的使用,但是现在由于这些不确定性,对于供应链产生的扰动,很多国家出现了退步或者走回原来的老路,从政治的角度说有的时候决策不仅仅是一个经济的决策,很多的政府,相关的机构,他们希望不会对经济产生太多的影响,比如说一些工厂暂时的停产,甚至有一些由于库存不足,供应量不够没有办法只能停产。

这些全球的供应链问题,都给企业带来额外的负担。我们想传递的主要信息就是除了政府短期制定的一些政策之外,我们还需要考虑如何从长期的角度来说,如何来帮助消费者,帮助企业来解决这些面临的问题,我们制定的政策从长期来说更加具有韧性,比如说一些投资,一些结构性的调整,还有包括对于人们消费者行为方式的变化,都是需要花时间才能看到政策效应的。

对于气候变化来说,有些人说是不是现在气候变化没有那么重要了,我们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可以排放了,可以把二氧化碳排放到空气中。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看到有的时候经济也会伴随着一些投资的行为,比如说全球能源价格的上升,包括大宗商品的上升,就是有一些投机的成分加入到欧洲或者全球的市场当中,红色的这个代表的是电价,下面蓝色代表的是天然气的价格。

可以看到原来价格两者之间的差距不是很大,但是这几年,或者这几个月两者的差异性一下子增大了。如果从长期的角度说,有没有相关的一些科学的证据可以支持进行决策,另外在气候变化过程中我觉得首先最主要的第一步进行科学证据的采集,同时提高人们的认知,让人们意识到气候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和破坏,在这个过程中也可以采用技术的助力。

从政府的角度来说,我们看到很多国家出台相应政策的措施,政策的激励机制,刚才前面的发言人也已经谈到这个问题,这些具备之后我们考虑如何采取行动,在现在的世界当中,实际上缺乏的就是如何采取行动。

当然我们有的时候会很乐观看待这个问题,比如说可以充分的把危机当中的危险转化成机遇,在可再生能源领域有一些企业现在实际上利润还是很高的,甚至有一些国家风能资源比较丰富的,风能是他们最便宜的能源形式,采用风能之后利润大量的增加,也就是说将来不需要政府出台太多激励的机制,我们可以更多依赖于市场的力量,鼓励通过可再生能源进行发电,不断的进行创新,实现能源多样化的发展。

另外经济目前不是最主要的障碍,比如说像是否能够获得许可,进入碳市场,以及最初的一些资本的投资,市场的份额等等,这些还有包对于消费者来说,消费者也是很重要的,消费者的选择他们愿意使用绿色的,低碳的方式所发出的电。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希望消费者牺牲掉他们生活的质量,在很多的国家,出台产业政策的时候,希望在重点的领域来鼓励竞争,来进行这种绿色低碳的方式的推广。我们真正需要的就是通过集体的方式来制定战略,出台相关的一些政策,采取行动。

这个就是我们所说的它是来来回回的过程,既要有鼓励的机制,也需要有惩罚的机制,像二氧化碳在排放的时候它往往会带来和气候相关的一些灾害,因此对于二氧化碳排放来进行征收的费用,并不应该是把它简单的看作是碳税的方式,更多从成本的角度,把环境的成本纳入考量当中。

另外应该鼓励生产者或者消费者,比如说像一些大的企业,互联网公司等等,来进行技术的开发,来获得配额,或者说通过绿证的方式进行购买,他们可以从市场上率先购买绿色能源所发出来的电。

在欧洲我们也出台了相应的一些绿证的机制,同时你可以在网上或者说在平台上进行购买,我们还可以设置一些比如说像二氧化碳的市场交易的机制,比如说交易的最多限额,包括欧洲的碳配额市场等,另外我们还可以考虑对于消费者进行教育,进行绿色消费者的认证。

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需要有一个可追溯性,也就是说怎么保证发出的电是由绿色能源发出的,像其他的产品一样有一个原产地,或者产品证明,或者说相关的一些标准和技术指标来进行衡量。

在这个过程中它可以一方面增加需求,另一方面政府也需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出台更多的政策。目前全球有什么样的最新趋势,首先能源的需求现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比如说这张图是过去的,左边代表过去,右边是2050年的需求侧的变化,我们可以看到农业和渔业,工业对能源的需求不断的下降。

这些数据是来自于欧洲的数据,对于趋势来说,对于其他的国家非常的相似,在过去这些年的发展过程中,随着能效不断的提升,同时在疫情之后我们可以看到可再生能源不断的发展,另外可再生能源的增长速度是井喷式的,天然气和石油正在转型,这是我们说的一种转型的燃料。

对于天然气来说,原来大家会作为一个转型的燃料,但是现在由于俄乌战争,天然气的市场也发生很大的变化,大家知道最新的价格有很大的上升,很多国家也把天然气看作是战略的资源,不是简单的转型的资源,在能源的转型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左边所列出来的就是在各个行业实现二氧化碳减排所做出的努力,所有的领域,所有的行业,交通运输,建筑,电能,热能,还有其他的一些工业用能,都在不断的实现减排。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最主要的就是减排的速度到底有多快,因为如果你减排,或者去碳化太慢,温度已经上升了,已经没有太大的作用了,因此除了看行业的去碳化之外,我们还要看去碳化的趋势,如果我们让额外进行排放,我们在全球需要种一万亿课树才能够吸收未来可排放的量。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政府来出台相应的一些政策,但是这些政策确实比较难,比如说像有一些国家放弃内燃机,油车,鼓励使用电车,同时对于整个交通领域,欧洲现在鼓励包括建筑节能,交通节能等等,这些也需要考虑到整个生命周期,像一个车10年,20年,但是其他的设施或者说一个楼的寿命,目前还要综合考虑这些设施的寿命。

总体上来说,能源转型它主要是包括四大方面,可再生能源发电,能源保护和能效,最终的消费端的电气化,这个和第一位发言人内容相似。

还有一点氢能的使用以及生物质的使用,对于这一部分的能源来说大家往往会忽略掉,我们可以看到左边的图2018年,深色的是煤,油,天然气,右边到2050年,欧洲这三个部分都基本上消失掉了,更重要的像生物质能,氢能,包括电气化,可以看到通过这种对比我们可以看到实际上是一个很大的转型,整个能源结构欧洲发生很大的变化。

总体上来说,我们希望能够来通过这种能量的分子或者电子来实现减排。与此同时,我们还希望能够以最低的成本来实现,比如说像电动车,还有包括像一些零排放或者低排放的方式,但是它从价格上来说必须是可以接受的,不能够成本太高,不然不太可能被消费者接受。

因此进行不同技术路线选择的时候,我们要考虑哪一种可以采用电动的方式,哪一种是氢能的方式。

首先实现这样的目标,前面有一些数字,前面的发言人已经介绍过了,总体上来说,能源还有包括发电,以及交通运输,实际上这应该是减排的三大领域,如果从电气化的角度来说,尽管我们知道对于巴黎协定并不对各国有约束力,是一种自愿的协议,如果所有的国家都实现电气化,像中国这样的车辆大国,都从原来的油车转化成为电车,将会有很大的变化。

另外还有刚才前面谈到的电动车和氢能车,还有一个领域是进行热能,比如说像冬天的加热等等。在这个过程中需要不断的投资进行创新,进行研发以及国际合作才能够实现。

下面具体谈一下关于热能,热能一半由非热冷的损失,有50%才真正的使用起来,因此浪费是比较多的,这需要我们对每个细分的市场,每个领域进行仔细的分析,在这张图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列出来的就是去碳化能效的作用,包括二氧化碳的成本,按照每个二氧化碳单位成本,我们来选择到底什么样的技术更加容易,更加可行和立竿见影,比如说按照领域划分,我下面给大家介绍一下,另外对于这些行业,我们在进行分析的时候,我们没有考虑技术的壁垒。

因为技术壁垒往往会对于它的市场价格产生一些扭曲,同时也会影响到消费者个人的决策,比如说像消费者来选择电动车的时候,它到底是什么样类型,什么样的方式,政府在出台政策的时候应该更加的灵活,我们希望各个国家达成共识,比如说获得市场的许可,市场的准入等等,这样才能够得到消费者的支持。

我刚才前面谈到过对于电力的供应商,前面我说能效以及其他的相关领域从能源的角度来说,我们在进行估算的时候,看看是否能够满足这种在用电高峰时候的电力的需求。这也是一种形式的转换。

比如说刚才我前面介绍过在电力的使用传统上来说我们是发电跟着负载,跟着用电的负载走,但是将来我们会进行长期的转换,用负载跟随发电量的方式进行转换。同时电网,还有包括它的负载都需要更加具有灵活性,在一天当中,甚至瞬时的转换的灵活性。

这张图显示的是能量流,以及如何把不同能量领域方式来进行整合,比如说传统的这些不同的能量流需要进行优化,不管需求侧还有供应侧,与此同时,对于电力的调配等等,总体上来说在欧洲我们可以看到有很多电力系统,还有包括电网的建设和发展,同时有很多国有企业进入到这个行业当中。

另外在进行电网建设过程中,我认为电网是欧洲的脊梁骨,可以支撑能源的总体形式的转换,在欧洲大家知道我们的设定了一个目标,就是希望能够在全球发挥领导的作用,不仅仅是可再生能源,还有包括像电网以及氢能,欧洲都希望能够成为全球的领导者。

氢能我下面简单说一下,它有4大用处,首先作为一个非常清洁的,代替像传统通过水,电解来产生甲烷,以及产生的一些很多的氢气的副产品进行重新的使用。另外氢能也可以作为清洁的能源用于重载卡车,还有替代性的人员载体,比如说氢能可以在长距离的能源运输过程中可以作为这种能源载体,另外氢能进行季节性的存储。

我们现在从欧洲的角度来说是非常看中氢能未来的发展的。下面我谈一下欧洲最新的进展,欧洲的模式不仅仅是可再生能源,同时包括我们所说的去碳化的过程,以及所有能够配合去碳化的一些配套的系统和能源的模式,比如说像市场的监管变化,像市场应该更加放开,更加鼓励市场竞争,同时以市场化为导向提高能源市场的效率等等。

另外对于欧盟来说,尽管我们的排放是比中国,印度,北美小一些,但是从政治的角度来说,欧盟目前提出了政治目标,就是希望能够从去碳化和能源方面成为全球的领导者,在能源领域当中如何实现我们的一个政治引领的作用,欧洲出台了相应的一些计划,去年欧洲提出了一个叫作清洁能源包的计划。它实际上是包括一系列欧盟的指令,其中有一个计划叫作FF55这样的政策。

这个政策去年得到了欧盟议会正式的批准,今年在欧盟还列出了关于能源再生的计划,希望能够减少欧洲对于俄罗斯来源能源的依存度,减少我们能源的进口,更多来实现能源的独立性,当然我觉得这个方向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这并不是唯一的一种解决的方法,我们可以考虑从市场的角度来说,来建立一个统一的网络,以市场为导向建立,并不是简单通过行政的命令实现能源的独立性。

在这个过程中欧盟出台了一系列的法律法规,不仅仅是可再生能源,包括储能,氢能的运输,氢能网络,还有无二氧化碳的燃料,包括像海上风电,海上电网,同时还有垂直领域的整合,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都可以获得欧盟的支持,现在只有石油和天然气在欧盟是得不到政府出台的资金支持的。

我们也计划和非欧盟的国家进行合作,比如说像非洲,还有其他的国家。这个是我们目前制定的一个叫作跨欧洲大陆的能源网络的政策,里面包括涉及到市场整合,能源的安全性等,其中面临比较大的障碍就是获得市场的准入和批准,比如说在我的国家意大利就是如果想进入其他市场,在进行建设的时候它的许可,批准也很重要。

另外在今年11月的时候,欧盟提出了电力系统发展整体规划,这个项目实际上提出来的就是我们希望能够到2060年的时候实现一个碳中和的欧洲,能够克服这种电力的灵活性,以及电力的依赖程度。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我们的能源供给目前也是面临到一些短缺的情况,所以在欧洲进行规划的时候,我们根据它的垂直领域来进行不同的设计,也出台了相应的一些工具,支持在垂直领域当中来进行整合。

另外我们还充分的考虑了国际能源市场的不确定性,最后我还想碳一下从国际大电网委员会来说,我们未来的目标是什么?我不知道大家了解不了解我们这个组织,我们是国际大电网委员会,我们实际上是传统上来说原来是各国的电网一个委员会,或者是一个合作的平台,但是现在我们的目标就是在全球范围内建立统一的电网模式。

比如说左边的图当中我们可以一方面包括像传输,配电,我们可以让这些入户或者说家庭的电网更加智能,这包括两方面,从一方面来说,我们希望能够鼓励在欧洲进行一个微电网的建设,比如说和当地的能源领域进行合作,进行本地的存储等等。同时现在在非洲也正在研究如何在农村地区进行能量或者电能的存储。

最近我们还组织了一些相应的学术委员会,包括相应的一些经济分析,我们有各个不同的工作组,包括能源的分布等等,像氢能,智能的领域的整合,这里面也是有中国的专家参与其中,C1的委员会当中第44个工作组涉及全球的电网,我们还正在研究进行海上电网的建设,以及对于电力系统的一个自然资源的整合。

这些是我们超级电网,还有微电网一些技术的创新,里面有很多的数字是来自于中国的贡献,中国在这方面有了很多创新的技术,另外还有包括像传统存储技术等等。因此我们目前在全球希望建立一个全球的电力网络,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现在一共有2个工作组,一个是C1下面的35,一个是44,还有一点包括前面的发言人谈了,我们进行国际大电网的建设过程中希望解决互联互通性,实现均衡电网的分布,这个研究我们采集到全球的数据和数据库,比如说我们按照地区来进行分布的。

全球的每个地区对于一些电网当中负载的变化和负载的模式,我们通过数据的采集进行分析,我们不仅按照每天不同的小时数,还有各个国家一些数字进行比较,实际上不同的地方可以看到是互补性非常强的,比如说这张图不管是北美,还是拉丁美洲,如果我们来看到它在像东亚,或者像欧洲,根据它的电网负载的变化,我们提出了一些地区的总体发展模式,我们同时还通过定量的分析建立了相关的模型来研究它的一个经济的可行性和利润。

在我们提出大电网的建设情况下,我们要保证技术方案从经济上是可行的,利润上是可以实现的。通过相关的研究我们列出来一些它的关键的参数,包括它的电网当中距离,输配电的成果,这个是我们C1下35工作组研究的成果,包括采用从东西向以及向亚洲在大电网的输配过程中它的作用。

另外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计算了电网的相关连续性,为什么亚洲很重要,可以看到从地理位置上来说,还有综合的考虑到亚洲它的整体发电量以及基础设施很多的时候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先的,另外黄色的这部分主要就是我们在进行研究的时候,当然如果我们实现全球统一大电网,很多人认为是乌托邦式的概念,通过我们的研究,我们认为这个是可以实现的。

同时不管是从技术经济,还是包括可行性研究方面我们有相关的证据。但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它的合作必须是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的。我们第二个工作组是C1下面的44工作组,主要进行存储和需求响应方面的分析。

更多的考虑蓄电的成本等等,结果也是差不多的,但是在亚洲扮演重要角色的基础之上,我们也看到其他地方像印度可能会出现的重大进展,这个研究成果今年年底进行公布,有一些论文,还有一些技术文件,其实现在在昂网站上已经能够找到了。

接下来我们还要进行这个跨境的电力交易,这块技术上的问题不是特别多,更多的是输配电的技术,再有就是技术上已经存在的,还有市场我们需要不同类型的市场协议,这里的结论就是最主要的核心信息就是我们其实不需要监管层面上对它全新建立一套机制,我们希望可以有各个不同区域之间的取决于自己情况去设置的协议,而且这种协议是可以适应各个不同地区的。

最后的几个总结性的考虑,首先能源的转型要求我们在观念上进行转变,因为我们可以看一下这个路线,如果要应对气候变化我们需要对经济进行脱碳,就意味着能源体系的脱碳,电力生产的脱碳,需要很多的可再生能源,这已经不是一个选项了,分布式的发电还有大规模的电厂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我们需要在不同的地区匹配不同的机制。

像分布式有微电网,通过数字化,还有市场规则使得更加高效,对于大型的电网我们需要一些大规模的电力中心,去实现点到点的电网连接,并且同时把世界各地的需求进行统一的考虑,同时要考虑各个地区特殊的情况。

也就是说我们在设计和运营的时候都需要进行重新的考虑,我们还会需要提升灵活性,这里可以看到绿色的框架意味着能源灵活的在不同地方进行流动,也涉及到一个平衡的问题。像怎样平衡产电和输电,在不同的消费者群体之间进行平衡,我们需要考虑不同的能源需求以及各个消费者整体的区别。

我就讲这些,谢谢。




责任编辑: 张磊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