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杨雷:能源转型使国际形势

2020-09-25 09:18:19 中国能源网

编者按:2020年9月17~18日,以“塑造新模式•激活新动能”为主题的“第十六届中国分布式能源国际论坛暨2020综合能源展览会”在山东济南召开,本次论坛由中国能源网主办,中国能源研究会分布式能源专业委员会、水发能源集团有限公司联合主办。会上,北京大学能源研究院研究员、国际能源署(IEA)原署长高级顾问杨雷发表了主旨演讲。

以下内容根据论坛演讲实录进行整理,标题为编者所拟。

杨雷:非常感谢李主任,也非常荣幸来参加今天这个论坛,来与大家学习,我看到这么多企业,有这么高的热情,确实是受到了很大的鼓舞。我今天来给大家首先分享一下我们转型的形式。

这第一张片子也算是像李俊峰主任致敬。我今天谈的跟大家不是分享情怀,而是看一个能源转型的形势。欧洲最近几个月里面陆续出台了各种法规和政策,明确的提出了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这样一个目标和它的具体路径,刚才夏澜女士也多次提到她们公司的战略。

在2012年的时候,这张图上可以看,当时欧洲提出来争取到2050年减排80%,可是经过这短短的8年,不管是技术的进步还是各种形势的变化,他们已经能够雄心勃勃提出到2050年零碳,这对我们意味着什么样的形势呢?如果中国不能够跟上这样减碳的步伐,那么碳关税,碳标签,就会成为新的国际能源投资和贸易的壁垒。我们想成为一个一流国家或者引领者的想法,跨不过这个壁垒,那就是水中花。不管是美国还是欧洲,当然美国对我们现在很不友好,尽管他们退出了《巴黎协定》,可是他们这几年减碳的实际效果还是非常大,加州甚至提出2045年实现0碳的目标,我觉得这就是我们发展的国际环境,也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国际形势。

所以我们今天谈可再生能源也好,谈分布式能源也好,这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形势,把这样一个图展现给大家。其实在疫情以前的时候,在工业革命以来有一个重大的事件发生,就是低碳能源,煤炭能源第一次超过了在发电量的比重。我们可以看到右面的曲线,英国说要实现完全告别煤炭时代,这是工业革命的发祥地,我们可以看到在过去的一年里年均15%以上的速度降低煤炭的消费,告别煤炭时代,对它来说已经是成为现实了,所以这就是我们要面对的一个今后国际竞争的背景。我把这张图展现给大家也是能够凸显这样的感受。这是刚刚结束的国际能源署召开的全球的主要国家能源部长峰会,在这个会上提出在疫情后的时代,如何应对能源转型的形势。我们可以看到联合国秘书长还有国际能源署的署长,美国的能源部长中国的能源部长,很多能源部长参加这个会,他们也号召要用低碳清洁的方式,来促进我们经济的复兴,促进能源的转型,我能够感受到在各个国家展现自己的方法和目标的时候,这样一种非常强烈的氛围,我觉得这也是我们今后能源发展面临的一个长期的国际形势。

我非常愿意跟大家再分享下面这张多媒体,这是在国际能源署参与做的研究。刚才杜院士也说到,我们可再生能源的比例,比如说2030年实现25%这样一个愿景,甚至到2050年超过一半,我们要面临的一个障碍是什么呢?就是我现在来跟大家看,在去年的时候,中国的可再生能源发电占全部发电的比例达到了8.9%,今年肯定是超过了9%,我们正处在一个新的天花板的槛上,原来的时候,国家电网一说5%的可再生接入,因为它是变动的,不管是风还是光,有的时候就没有了,有的时候就有,这样的话对电网造成这样波动性的挑战,过去说5%是一个槛,其实大家看到人家德国都能实现一半以上了,这不是一个问题。实际上是这样的,在阶段划分做的每一个理论分析的情况下,跟显示的吻合度非常好,在5%以内的时候是可以通过调度解决的,我只要把调度好了,就可以实现甚至是100%的可再生能源并网。可是超过了5%,就是在10%以内的时候,恰恰中国处于这个阶段,其实也是大部分国家所处的阶段的时候,我们需要进行灵活性改造大家也很熟悉,国家上千亿补贴火电灵活性的改造,就是为了能够变动性的光伏和风电,并网的时候提供支撑,这样的话需要增加投资。但是我们能够感受到这个压力变的是越来越大,现在甚至有人说,在能源局开会的时候,为了实现这样的光伏和风电95%以上最后这些并网,它付出的代价已经高到了步入弃掉它,你不能说是现在光伏和风电不好,他们能够平价上网甚至比火电还要便宜,如果他们不能够很好的并网,不是他们有问题,是你的系统有问题。这个系统再做什么样的努力呢?这个阶段要动员整个系统的灵活性,这就是包括了最重要的方面需求侧,也就是我们分布式新能源所在的领域,要在需求侧能够进行灵活的响应,能够和供应侧一样,也是刚才说的虚拟电厂这样的概念,能够做出更加灵活的反应,这样的话我们可再生能源的高比例并网能够实现新的发展,但是在这个系统中我们遇到一个很大的障碍,如何能够动员需求侧的灵活性,这里面一个基本的条件,就是电力的市场化,如果没有一个开放的市场,需求侧所有的商业模式都是非常难以构建的,我觉得在座的可能是感同身受,其实国家也对这个地方非常重视,张局长带着我们做的很多政策的研究和初步的政策,包括现在我们从电力的市场化改革,尽管大家可能觉得还是不够,可是我觉得确确实实的是在有坚实的进展,应该说从中央政府尤其是高层,这种决心和力度,我觉得一定是在十四五期间获得更大的体现。

这个也是给大家展示一个简单的案例,在需求侧的智能充电。如果要是电动汽车到2030年达到一亿辆的规模的话,同时充电负荷将会达到20亿千瓦,这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必须要有这样的智能充电,甚至是V2G,对电网进行反过来调频,调峰量的服务,才能真正实现这么一个高比例的灵活性的用户,跟我们所有在座的分布式能源产业提供巨大的商机,而是越来越多的这样一种智能用电的系统,包括电动汽车,包括储能,也包括氢能等等,都会在这个系统中找到自己的定位,我们也形象的来做了这样一个展示,能源的价值不是光是一度电值多少钱,或者一方气值多少钱,会根据它的时间、地点,或者能够提供的附加服务,能够展现出更大的价值,我觉得这也是市场化改革所要赋予的。

我就简单的说一下分布式能源发展的方向,我觉得这就是班门弄斧了,因为大家都在这个领域内工作。我们就是强调这个概念,分布式能源是现代智慧能源的基本单元,这个在国际能源署的时候,形成这样一个口号,我觉得多年过去看也更加的能够反映这样一个理念。

我们分布式能源要解决的,从这张图上可以看到一些启发,这是国际能源署做的预测,最下面的线,如果能够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或者说联合国说的可持续发展的目标,下面这个绿线。而目前这个状况,上面那根线排放的强度,如果要把排放降下来,可以看到如果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37%的贡献来自于能效的提高,而32%是可再生能源的贡献。我们就可以看出来,能效要超过所有可再生能源的贡献,也就是说能效是第一能源,这个说法不仅是一个口号,是一个坚实的基础。

怎么提高能效呢?过去传统的能源服务公司都是节能公司,搞点节能改造。而在今后展现更广阔的空间时,根据好多企业也都讲到了,他们如何能够打通了行业的壁垒,能够实现更加集成综合的服务,我觉得这个方向是特别正确的,而且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工具,就是数字化。因为数字化,尤其是数据服务的能力的提高和成本的降低,也给我们赋予了一个新的可能性,就是能够用更加数字化的技术,尤其是掌握需求侧的变化,这样的话才能够宜气则气,宜电则电,宜可再生则可再生。刚才张局长强调打破不同资源行业之间的壁垒,电、气、热甚至一些市政的基础服务,甚至将来可能在氢,这些都是要能够不断地跨界融合的,当然这中间不是一蹴而就,但是我看咱们企业做的很多努力,有很多最佳的实践,我也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活动进行分享,也不光是让政府做出什么样的政策改变,我觉得地方政府可能能够发挥的作用会更大。

我们也看到,不光是咱们传统的能源企业,这是华为的一张片子,他们做的我看都是分布式能源的愿景。他们把一个广东设计院的院长也是一个老朋友他们挖到华为去做了首席能源官,包括谷歌,特斯拉等等这些数据的公司其实都在做能源。我们传统能源企业,如何能够在数据化的时代里能够乘着这个东风,提升自己的能力,我觉得这里面肯定说将来谁在颠覆一个能源的未来,也许还是在座的各位,也许另有其人,但是我觉得他们都在给我们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不仅是竞争,也更多的是有合作。

说到大家的商业模式,从技术的应用性,大家有一条肯定应该是比我理解的更深,一定是因地制宜,一定是把用户放在真正上帝的角度。过去不用管你咋用,今后我觉得越来越能够理解客户的需要,是我们一切模式的出发点,不管是我们应用什么样的技术,应用什么样能源的资源,还是能够提供什么样的服务,依托什么样的支持,我觉得这一点都值得在座的思考,这个地方也没有办法来给大家展的更开,但是我觉得确实是互相的借鉴学习,尤其是包括像国际先进企业学习,像安吉公司这样的是长期做这样的转型努力,我就看安吉公司把自己的天然气产业都卖掉,专注的做能源服务,好几年过去了,我觉得确实给我们做出很多样子来看。

我们的政策,各种环境都在优化,给我们提供了更加好的条件。各种成本的降低,我觉得应该说,没有什么是容易的,大家面临这么多年各种各样的困难,确实都在发展和壮大,也确实是有了困难了才能够彰显我们企业的能力,要不然等各种条件都充足的时候,可能发展的形势就更不一样了。

刚才杜院士讲到理念的转变,我特别的赞同。我也给大家分享最后这么一个小故事。这个人是叫布兰特,他有一个壮举,在2016年的时候驾驶的太阳能飞机环行了世界,是不间断的飞行很多天,靠的是光伏和储能,他不是能源专家,他是一个心理学家,他做这个事完全是通过他的观察,他给我讲的一些话我印象很深,他说你看我在天上遇到的困难肯定比你们在地上的多,他在天上跨越太平洋的时候,曾经和联合国秘书长有个空中的通话,他说我的飞机没有搭载一名乘客,以后可能会。但是我搭载了一个重要的信息,我们不用异地化石能源也能够实现全球航行,他就说我们首先要改变自己思维的定式,我们能做到的比我们想的还要多。

我就给大家简单分享这些,谢谢大家。

 




【中国能源网独家稿件声明】 凡注明 “中国能源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 未经中国能源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

责任编辑: 张学坤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