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新能源
  • 综合
  • 协鑫董事长朱共山:缺电主因是可再生能源占比偏低

协鑫董事长朱共山:缺电主因是可再生能源占比偏低

2021-10-27 11:03:04 新浪财经

划重点:

1、朱共山直言,协鑫创立31年,始终专注做好清洁能源和新能源一件事,不会进入其他行业,永远不会。自己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要清楚。

2、虽然此轮电力短缺来自多重因素的影响,但归根结底是可再生能源占比偏低,以煤炭为代表的高碳能源不可持续所带来的结构性问题。

3、动力煤很可能会处于一个长期紧缺或间歇性紧缺的状态。高碳化石能源终有一天会完全枯竭,我们必须拥抱也只能拥抱低碳、零碳能源。

\

“行业的一名老兵”,全球绿色能源理事会主席、协鑫集团董事长朱共山这样称呼自己。在电力行业内,协鑫集团被誉为民营龙头。

中国能源发展史上,朱共山的名字足以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一手创办了中国最早也是最大的民营清洁能源和新能源企业协鑫集团,创业历程堪称传奇。

1990年,时年32岁的朱共山辞掉江苏盐城轻工局自动化成套设备厂厂长一职,只身来到上海创业,主营电气设备。

当时正值市场经济大潮兴起,工商业快速发展,但因为国内发电装机不足,电力供需矛盾十分突出。朱共山审时度势,决定在在长三角投建环保火电厂。

1996年,协鑫第一家热电厂在江苏太仓落地。随后十余年里,协鑫主攻热电联产、垃圾发电、生物质能发电等清洁能源领域,先后投建20多家热电厂,将电力版图延展至苏州、湖州、广州等地。

在几乎完全是国企天下的电力行业,协鑫成为民营企业进入电力领域的先驱者。

2006年,协鑫进军光伏行业。从上游多晶硅材料向下延伸,协鑫用8年时间完成了光伏垂直一体化产业链的完整布局,并收获覆盖光伏全产业链的三家A股、H股上市公司:保利协鑫、协鑫集成和协鑫新能源。

2021年,中国“碳中和”元年启步,协鑫加快转型的新路线蓝图浮出水面。锚定“双碳”目标,2019年登陆A股资本市场的第四家上市公司——协鑫能科,以绿色能源运营及综合能源服务主业为基,驶入能源交通融合的重量级组合赛道。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协鑫的新革命已经开始。

如何解决换电模式痛点?

今年以来,协鑫能科移动能源战略转型、中金协鑫碳中和基金发起设立的消息先后宣布,以太阳能发电为主营业务的协鑫新能源也发布了百亿氢能计划。这些动作背后,是协鑫对标“双碳”,蓄力多年的一盘大棋。

协鑫能科是协鑫集团战略转型的先锋。

自2019年重组完成后,协鑫能科聚焦于绿色能源运营和综合能源服务两大主线,业绩增速显著。2017年至2020年,公司归母净利复合增长率达55%。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0.74亿元,同比增长14.0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98亿元,同比增长42.14%,净利增速显著高于营业收入增速。

协鑫能科规划在绿色能源运营方面,重点建设平价上网风电项目、风电大基地项目、风储一体化项目,持续推进垃圾发电及静脉产业园项目,以及具有竞争力的燃机热电联产和发电项目,继续从能源生产向综合能源服务转型,重点聚焦绿色出行生态,打造领先的移动能源服务商。

协鑫能科的目标是,“为电动汽车提供换电服务,整合汽车生产、电池制造、出行平台等行业以及政府资源,打造网约车、出租车、重卡、私家车等四大应用场景,重点布局长三角、大湾区、京津冀、成渝与北方的重点城市等五大区域,致力于打造便捷、经济、绿色出行生态。”

作为清洁能源和新能源行业的头部企业,协鑫集团拥有先天基因与硬核优势。一直以来,朱共山的心中有一个梦想,就是开拓移动能源业务。

根据彭博预测,到2040年,中国新能源汽车的电能消费占全社会用电量比重将从目前的1.3%急剧攀升至8%,中国换电市场规模将超过5000亿元。协鑫能科瞄准换电赛道,认为新能源汽车与能源、交通、信息通信等领域有关技术加速融合,换电市场空间巨大。仅2021年上半年,全国已有51款换电车型完成公告。

虽然换电模式拥有购车成本低、补能效率高、电池寿命长、占地面积少、安全性高等优点,但仍然存在服务费偏高、布局受限、电力增容困难等痛点,电池梯次利用不够充分。

协鑫能科针对这些痛点拿出了解决方案。

首先是通过规模化、低成本绿电供应,解决绿电成本偏高问题。协鑫清洁能源装机规模超过20GW,未来还在不断增加,可以按照电力市场交易规则,将充换电业务与清洁能源发电业务协同起来,提供低成本绿色电力。

此外,协鑫能科有20张售电牌照,年售电量超过200亿千瓦时,既可以通过售电公司开展规模化集中采购,也可以依托用户及自身资源建设分布式风光电站、微网和换电设施,以此获得低成本绿色电力,还能通过能效管理精准施策,降低用能成本。需求侧管理是能效管理的重要手段,协鑫能科需求侧管理容量超过1330kVA,拥有国家需求侧管理一级资质。

目前,协鑫能科有20多座电厂分布在长三角、珠三角等发达区域的中心城市,依托电厂区位布局,建设集中充换中心,可以解决城市中心电力增容困难的痛点。

朱共山认为,“协鑫建的换电站是有电网用电网、没有电网(用)离网,这是一个技术门槛。”

此外,他还谈到,协鑫在快充领域技术储备多年,有一整套技术,并可通过储能应用场景,解决电池梯次利用的价值挖掘问题。31年间,协鑫积累了上万家工商业企业用户,这是未来储能的最佳用户群,电池梯次利用的痛点或因此迎刃而解。

永远守住主业

早在2016年,协鑫集团就提前布局移动能源、智慧交通领域,按照“固定能源与移动能源比翼齐飞、优势产业与战略性新兴产业协同发展”的思路进行战略转型。经过多年酝酿,今年协鑫一系列动作,再次发出了要大干一场的信号。

首先,协鑫能科与中金资本共同设立了以“碳中和”为主题的产业基金——中金协鑫碳中和产业投资基金,对移动能源产业链上下游的优质项目和充换电平台企业进行股权投资,主要投向充换电网络、网约车出行平台、智能车辆管理平台、电池资产管理、电池梯次利用等移动能源产业链上下游优质项目。

此外,基金设立后,中金资本旗下基金拟以战略投资者身份进一步参加协鑫能科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以及其他更深层次的资本合作。

协鑫能科加快锁定头部新能源汽车企业。公司与吉利商用车、三一重卡等多家整车企业联手开拓新能源电动汽车市场,与中国十九冶、国网江苏电动、趣链科技、西井科技、梦驼铃等资源方就换电站与无人驾驶、区块链等技术的结合及应用落地达成合作。叠加集团此前与曹操、滴滴、京东物流等平台服务商的战略结盟,新业务已颇具想象空间。

“十四五”期间,协鑫能科目标建设6000座以上换电站,服务50万台新能源车辆。公司从重卡、出租车和网约车的换电业务切入,围绕动力电池与储能应用,重点布局长三角、大湾区、京津冀、成渝等五大区域,聚焦换电站一体化解决方案、换电站运营及能源服务以及电池梯次利用等三大核心业务领域。

“网约车最大的好处是共享,”朱共山对此的解释是,“如果协鑫一开始就向全社会布局用电换电场景,财力是做不到的,资产也非常重,作为民营企业,要知道我是谁。”

在一浪接一浪的造车热潮中,朱共山头脑清醒,他强调,“协鑫不会进入到其他行业,永远不会!”他坦言:“自己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要清楚。”

“100亿的基金,我们去干什么?主要成立一个电池银行,电池资产公司是由它去买电池,将来它是一个电池银行。”朱共山认为,能源企业要往下延伸,向绿色能源的服务企业转型“但我们的主营并没发生变化。”

“整个协鑫仍然围绕着能源,一个是能源为主线,第二个以硅为主线,”朱共山说,这么多年,自己始终是创新者。“在能源转型当中,尤其是我们是民营企业,一定要跳到市场里去。”

高碳化石能源终会枯竭

中国正步入零碳经济时代,但万里长征才刚刚开始。

今年5月份,协鑫的颗粒硅拿到了同领域的首张碳足迹证书,20.74千克二氧化碳当量的数值,创下了国内、国际最低的硅料碳足迹纪录。

朱共山介绍,仅此一项就可以带动光伏发电全生命周期再次实现至少80%的碳减排,同时可以让生产每公斤多晶硅的能耗下降到15度电,通过技术迭代,实现光伏全产业链全周期全过程大幅脱碳。

“一部能源变革史就是一部能源科技的发展史,在迈向零碳经济的能源新征程中,硬核科技是关键之中的关键。”朱共山强调,在“碳达峰”“碳中和”的结构性机遇下,只有闯过“无人区”的科技引领者,才能成为时代的破局者。

随着持续的科技进步,风光储的度电成本也在快速下降。朱共山预测,“十四五”时期,或将在0.1元到0.15元的区间交汇。

在绿氢的成本构成中,电力成本占比达70%以上。协鑫凭借多年在“风、光、网、储、云”方面的积累,结合材料科技与应用创新能力,已具备降本优势。朱共山表示,未来的光伏发电55%主要用于制氢,随着电解槽成本的下降和国产化,光伏制氢成本有望降至每立方1块钱。

“氢能尤其是绿氢,将以‘一年一小步、三年一大步、五年一跨越’的形式,逐步替代灰氢,在工业、交通等领域大规模推广应用,成为未来的主流能源之一。”朱共山说,“这其实是一场在绿色发展的主题下,围绕碳排放、碳数据、碳要素,不同行业、不同业态之间的绿色生态大联合,类似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5G应用等技术,将更多与碳经济进行链接,传统电力、石化、化工、建材、钢铁、有色金属、建筑、交通,都将围绕降污减碳这一关键性诉求,与新能源行业进行深度合作,从而创造新业态、新模式、新未来。”

朱共山还谈到了全国多地拉闸限电,甚至全世界都面临着电力紧缺的“寒冬”的问题。他认为,“虽然此轮电力短缺来自多重因素的影响,但归根结底是可再生能源占比偏低,以煤炭为代表的高碳能源不可持续所带来的结构性问题。”

“虽然可以通过政策之手,推动具备增产潜力的煤矿释放产能,建立煤电联动的市场化形成机制,鼓励煤电企业增加电力供应,解决一时的燃‘煤’之急。但是,在‘双控’指标的硬约束下,随着电力需求的大幅增长,动力煤很可能会处于一个长期紧缺或间歇性紧缺的状态,”他强调,“高碳化石能源终有一天会完全枯竭,我们必须拥抱也只能拥抱低碳、零碳能源。”




责任编辑: 李颖

标签: 朱共山 可再生能源占比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