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长江电力:负债陡增的800亿元大收购

2022-07-15 08:57:29 证券市场周刊   作者: 杨现华  

2021年年底,长江电力(600900.SH)宣布启动市场期盼许久的乌东德和白鹤滩水电站收购案。半年多之后的7月1日,长江电力一口气发布了43份公告,将收购详情公之于众。

从最初不足百页的收购预案,到如今近300页的收购草案,三峡金沙江云川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云川公司”)持有的乌东德水电站和白鹤滩水电站有望正式成为长江电力的一分子。伴随而来的则是公司负债率的陡然上升。

水电站有“印钞机”的美誉,因此长江电力素有“水电茅”之称。

在赚钱之前,水电站的投入同样巨大,乌东德和白鹤滩水电站合计投入接近2800亿元。云川公司投入了本金,更多的是借款,公司目前超75%的负债率就说明了一切。长江电力在上次重大收购后负债率一度接近60%,如今回到40%的低位,此次收购负债率将再度陡增。

更直接的是利息支出。在利率下行和控制短债之下,长江电力的利息支出已经有了明显的下降。伴随着公司投资收益的显著增长,长江电力取得了利润的增长。在收购后,公司或许又将在一段时间内重复上次收购的老路。

负债陡增

根据公告,长江电力计划以17.46元/股向控股股东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三峡集团”)等4家股东,作价804.84亿元收购其持有的云川公司100%股权。后者的核心资产是乌东德和白鹤滩水电站,收购后原本代管的长江电力将正式拥有这两座装机共2620万千瓦的超级水电站。

在此次收购中,股份支付占比较少,现金支付占到了643.87亿元。为了筹集资金,长江电力将配套融资160.97亿元,此外还将发行可转债募集资金,具体发行规模并未介绍。

收购草案显示,乌东德水电站核定装机容量1020万千瓦,已全部投产;白鹤滩水电站核定装机容量1600万千瓦,目前部分机组已投产。收购前长江电力控股总装机容量4559.5万千瓦,收购后将增长57.46%至7179.5万千瓦。公司将拥有长江干流三峡、葛洲坝等6座水电站,水电机组将超100台,实现“六库联调”。

云川公司已经开始贡献规模利润。2020-2021年,公司实现营收34.28亿元、127.34亿元,净利润为13.63亿元和44.43亿元。目前乌东德水电站已经并网发电,装机容量更大的白鹤滩水电站并未全部投产,且处建设期的临时电价低于乌东德水电站平均电价。因此,白鹤滩水电站全部投产后,云川公司的盈利有望再迈上一个新台阶。

未来的收益清晰可见,但带来的债务压力同样不可小觑。2020年年末,云川公司负债超过1600亿元,2021年已经接近1800亿元,公司这两年的资产负债率都接近80%。近10年来长江电力资产负债率的高峰还要追溯到2016年的近60%,彼时公司收购了金沙江溪洛渡、向家坝两座水电站;之后公司负债率逐年下降,2021年已经降至略超40%的低位。

备考合并报表显示,合并后的上市公司总资产将达到5608.69亿元,负债为3811.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7.96%,将刷新长江电力上市以来负债率的新高,增加了近30个百分点。

而且,长江电力增加的负债将主要是有息负债而非经营负债。水电站投产后产生的收益固然可观,但前期投入巨大。长江电力控股股东三峡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总装机容量1600万千瓦的白鹤滩水电站计划总投资1785.99亿元,装机容量1020万千瓦的乌东德水电站投资为976.57亿元,合计投资金额高达2762.56亿元。前次收购的向家坝和溪洛渡水电站合计投资也不过1750.81亿元,还没有白鹤滩水电站一家高。

近2800亿元的超级工程投入显然不会也不能只是公司自有资本的投入,融资是主要资金来源。三峡集团公告显示,白鹤滩和乌东德的建设融资2031.46亿元,剩下的700亿元由公司出资。

收购草案显示,截至2021年年底,云川公司1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229.41亿元,长期借款为1463.45亿元,合计借款为1692.86亿元。也就是说,收购后建设两座水电站的绝大多数借款都需要长江电力负责了。虽然有着“印钞机”的称号,但多出上千亿元的借款,对已经身背千亿元借款的长江电力而言,压力也是显而易见的。

长江电力债务评级报告显示,2019-2021年年末,公司总债务为1222.21亿元、1282.05亿元和1171.83亿元,2022年一季度末下降至1130.82亿元。在有息负债规模下降和利率走低之下,长江电力的利息支出明显减少。

2016年,也就是收购溪洛渡和向家坝两座水电站后的第一年,长江电力的利息支出为65.92亿元,2021年已经下降至48.03亿元,带动了长江电力财务费用的明显下降,2021年公司财务费用为47.51亿元,较2016年减少了近20亿元。

财务费用的下降趋势将因为收购再度向上。2020年和2021年,云川公司财务费用分别为6.73亿元和33.43亿元,基本是利息支出。2021年,云川公司的利息支出呈现跳涨,涨幅接近4倍。2022年1月份,云川公司的利息支出为4.77亿元,按此趋势,全年利息支出将创新高。

按照备考财务报表,收购后,长江电力的财务费用将超过80亿元。当然,虽然有巨额财务费用,盈利也有增长,收购后长江电力的净利润有望超过300亿元。在白鹤滩水电机组全部并网发电和电价调整后,盈利有望继续增长。

长江电力预计收购后的每股收益有望达到1.3元,较收购前增长12.36%,并没有摊薄原有股东收益。

无论如何,收购白鹤滩和乌东德水电站将使得目前盈利增长缓慢的长江电力盈利迈上一个新台阶。

非主业推高盈利

与一般的央企或者国企不同,长江电力毫不掩饰公司对市值的偏好。从2015年起,公司在历次年报中强调了市值管理的重要性。公司市值达到或者突破约3000亿元、4000亿元和5000亿元,长江电力都予以着重介绍,“新高”、“最高”等词语使得长江电力对公司市值的关心跃然纸上。

在此次收购之前,长江电力有两次重大收购,一是2009年收购三峡剩余发电资产,实现整体上市,之后便是2016年完成对溪洛渡和向家坝两座水电站的收购。两次收购尤其是2016年的收购,对长江电力的盈利起到了明显的拉升。

2016年,长江电力收入为489.39亿元,上年刚过240亿元;归母净利润207.81亿元,上年刚超过115亿元。也是在这一年,长江电力市值达到3000亿元左右,刷新历史纪录。在横盘许久后,2017年二季度起,长江电力股价从10元/股左右一路上涨至目前的24元/股左右,轻松实现翻倍。

市场之所以追捧长江电力,一大原因在于市场对公司业绩增长的期望。与公司市值的增长相比,长江电力盈利的增速远远不及。2016年,长江电力市值达到3000亿元左右,2021年公司市值最高达到5237亿元,涨幅约为75%。同期,公司归母净利润增加了不到55亿元,涨幅仅有26.43%,两者相差了约50个百分点。

这就是说,长江电力市值的增加更多的来自估值的提高而不是盈利的增长。实际上自2016年以来,长江电力归母净利润的复合增长率还不到5%,这样的增速难言靓丽。

而且,在长江电力盈利的增加中,财务费用的节省和投资收益的增加是两大推手。

如前所述,2021年长江电力财务费用较2016年减少了19.28亿元,近20亿元财务费用减少将转化为利润的增加。与之相比,投资收益更为明显。

2016年,长江电力的投资收益只有13.34亿元,2021年已经增长至54.26亿元,期间增加了40.92亿元,增加规模较财务费用显然超出不少。投资收益的增加并非都是实实在在的现金流,只是账面利润增加,并不一定有现金流入。

以2021年为例,当年长江电力投资收益为54.26亿元,同比增长超过三成。主要是公司将增持后的桂冠电力(600236.SH)从其他非流动金融资产转至长期股权投资,并以权益法入账。在增持后,长江电力持有桂冠电力的比例超过10%,并提名了董事会成员,因此对桂冠电力有“重大影响”。

与2016年相比,2021年长江电力财务费用减少的金额和投资收益增加的金额合计超过了60亿元,同期公司归母净利润增加了不到55亿元。在扣除财务费用节省和投资收益增加带来的影响后,长江电力经营利润还有多少增长呢?

截至发稿,长江电力没有回复《证券市场周刊》的采访。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长江电力

更多

行业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