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English | 网站地图

锂盐行业:预期打满了吗?

2020-12-31 08:25:40 新浪财经   作者: 理逻 张艺琼  

2020年以来,随着全球新能源汽车行业对锂消费拉动作用凸显,处于长期超跌状态的碳酸锂价格率先反弹并暴涨。

从第四季度开始,碳酸锂市场首先呈现平稳运行态势,然而随着11月碳酸锂产品逐渐出现货源紧张、上下游企业价格博弈的情况,碳酸锂价格开始持续走高。12月初,碳酸锂市场延续供不应求的状态,近三月价格上涨超20%。有业内人预计,碳酸锂明年价格将预计增长10%,合理价格为5.5-6万元/吨。

对此,万联证券认为,由于产能出现普遍退出和闲置、投资不足等情况,碳酸锂价格对应的锂盐累计产量不到32万吨,已经不能满足2020年34.6万吨的需求,因此近期碳酸锂价格回升。通过上游锂资源供应商Piedmont锂盐成本曲线,万联证券认为未来锂周期在未来两年内将实现温和复苏,自2023年后锂盐价格或实现加速上涨。

中信证券则认为,碳酸锂价格经历长达三年下跌后触底反弹,随着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呈现快速回暖态势,磷酸铁锂电池装机占比不断提升,同时带动了碳酸锂的消费需求回升。中信证券预计,未来下游新能源汽车消费将持续强势,需求端保持强劲,锂价具备充足的上涨动能。

然而,对比资本市场对于碳酸锂的高涨情绪,氢氧化锂价格却较为平淡。有业内人士表示,由于氢氧化锂以长单为主,价格具有滞后性,碳酸锂价格增长传导至氢氧化锂仍需要时间。

实际上,从需求端看,在高镍化长期趋势之下,长期氢氧化锂更具有看点。考虑续航里程需求、技术稳定性、安全性的提升,业内预计高镍长蓄电池的氢氧化锂用量占比将会上升,高镍化趋势之下氢氧化锂产能逐渐扩大,各头部参与者正积极加入氢氧化锂布局之中。例如,贛锋于2014年推出第一条氢氧化锂产线,同时,2018年马洪工厂年产2万吨氢氧化锂产线建成投产,氢氧化锂产能达到3.1万吨,预计随着2021年马洪工厂三期投产后,氢氧化锂产能将达8.1万吨。

此外,致远锂业预计于2020年底建成1万吨氢氧化锂产能工厂,届时产能增加至1.5万吨;天华的天宜电池级氢氧化锂一期项目目前建设处于试生产阶段,项目建成投产后将形成年产2万吨氢氧化力的生产能力,同时,天华于12月公告募集资金用于天宜电池级氢氧化力二期项目,预计新增产能2.5万吨。

然而,由于目前三元高镍化面临成本过高、安全性能较弱、技术路线竞争激烈等问题,高镍化趋势存在不及预期的风险,且目前海外占比更大。其中,日韩为主要需求端,日本1-11月进口2.88万吨氢氧化锂,均价为1.234万美元/吨,韩国进口3.28万吨,均价为1.223万美元/吨。据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国内新增产能足以覆盖日本韩国目前对于氢氧化锂需求的增长,氢氧化锂出现产能局部过盛的情况,未来价格面临下行压力。因此,氢氧化锂等深加工产品虽然享受了出口的高溢价,但溢价正在快速收窄中。

对比氢氧化锂,碳酸锂产能供给短期则处于停滞状态。例如,从锂盐湖看,由于冬季气温低产出少、防洪压力较大、环境保护政策收紧、开发周期长且前期投入大等因素,国内盐湖增量未达到预期水平,目前只有蓝科锂业有扩张产能。从锂精矿看,西澳锂精矿目前处于高成本破产清算状态,锂精矿库存处于高位,但是现货层面有效流通目前只有银河资源和Pilbara两家,供给有限。

在产能停滞的情况下,碳酸锂需求端却保持强势状态。随着磷酸铁锂电池装机占比不断提升,碳酸锂的消费需求正在逐步回升:从海外看,欧洲电动车销量持续高增长趋势,未来下游新能源汽车消费将持续强势,对锂盐产品尤其是碳酸锂价格形成显著拉动。同时,随着下游储能用磷酸铁锂放量,企业开始用工业碳酸锂生成磷酸铁锂,工业级碳酸锂需求增长。这意味着有限的供给无法满足需求,库存呈现出紧张趋势,导致碳酸锂价格走强。

然而,随着高镍三元技术的不断完善,从长期来看,氢氧化锂与碳酸锂的价格趋势或与短期呈现相悖的情况。

首先,从碳酸锂来看,随着未来上游锂资源开采能力不断增强,价格更可能呈现波动走势,很难保持持续上涨的状态。

从锂精矿看,西澳与国内锂精矿或实现新增产能供给。西澳锂精矿是全球最大的锂源,拥有7座具备投产能力的矿区,其中Greenbushes与Mt Marion处于正常经营状况,其余矿区受制于成本过高、锂价低迷等情况,难以产生经济效益,目前处于停产、减产、破产状态。

随着碳酸锂价格持续上升,部分矿区有望恢复到正常经营状况,实现有效供给、提升产能。同时,预期未来澳洲会有四个新矿山进入投产阶段,其中Mt Holland储量丰富,仅次于Greenbushes,将成为新增产能供给。

据国元证券预计,2020年西澳锂矿碳酸锂产能将下降88万吨,2025年回升至425万吨;除此之外,随着国内锂行业对于本土资源的重视度提高,四川甘孜州、阿坝州等地锂矿资源有望得到快速的开发利用,而中信证券认为,本土锂或成为锂盐企业重要原料来源。

从锂盐湖看,未来盐湖碳酸锂产能将实现增长,海外盐湖成为供给新生力量。例如,赣锋锂业Cauchari-Olanroz盐湖配套4万吨的碳酸锂产能能预计2021年底投产,Mariana盐湖2万吨碳酸锂项目也将根据市场情况推出。同时,银河资源在建Sal de Vida碳酸锂项目预计将于2022年底投产,新增产能预计2.5万吨/年;据国元证券预计,2020年南美盐湖碳酸锂产能仅新增3.45万吨,至2025年产能总量为近40万吨。

从锂黏土看,锂黏土具备提锂成本低、速度快等竞争优势,同时储量丰富、开发潜力巨大。例如,赣锋锂业的Sonora为全球最大的锂资源项目之一,预计开采年限达到十年。同时,据东方证券,2020年赣锋锂业已行使选择权增持Sonora项目,若完成融资,将于2023年实现投产,总锂资源量约合880万吨碳酸锂当量。

万联证券表示,当前阶段,锂盐加工的核心能力在于稳定、连续和品质。随着行业头部企业产能持续增长,客户需求将得到有效匹配,这意味着未来碳酸锂价格由需求拉动的上涨趋势将逐渐减弱,从长期看,碳酸锂的价格或呈现波动状态,难以保持长期持续上涨。

其次,从氢氧化锂看,作为精细化工品,头部企业竞争优势将不断扩大,竞争格局改善,价格稳定性更高,且拥有持续上涨的空间。

从利润结构看,头部企业将凭借更高的资源保障,维持原料价格以及资源稳定、提升竞争优势。在氢氧化锂产能利用率逐步提升的情况下,未来锂盐供需关系将出现逆转(需求大于供给),二三线加工厂上不得不竞争更高价的资源,加工毛利率下降;对比二三线加工厂,头部厂商或凭借低成本与包销资源等优势,保障原料价格稳定,从而提升毛利率。

例如,贛锋锂业拥有“锂矿石+锂盐湖+锂粘土”多元原料储备供应体系,并且积极推进资源布局。盛新采用多渠道布局的方式,结合自有矿山、包销协议以及市场化采购,保障原材料的供应。其中,自有矿山属于国内少数进入稳定生产运营状态的锂矿产项目,生产成本低、原料供应稳定。天齐锂业通过控股泰利森Greenbushes矿山与日喀则扎布耶,成为全球唯一布局最优质锂矿与最优质盐湖的锂资源商,实现锂原料100%的自给率,资源掌控能力强。同时,Greenbushes作为澳洲成本最低的锂矿山,帮助天齐锂业在加工环节获得成本竞争优势。

从供应链看,头部企业或凭借产能规模与资源保障,绑定优质客户,占据扩张与盈利的先发优势。为确保原材料来源稳定、控制成本,下游动力电池企业和车企采取绕过正极材料企业的方式,与上游锂盐供应商直接签署长期供应协议,进行以氢氧化锂为主的上游锂原料布局。

中信证券认为,这一垂直采购的模式意味着下游企业对于锂盐厂商在原料保障、产能规模、保供能力方面将有更高要求。同时,率先实现优质客户绑定的锂盐企业在产能扩张和盈利方面具备显著的先发优势,而后进入者在产能规模、客户开拓方面的阻力将不断增加,行业将出现明显分化,集中度将持续提升。




责任编辑: 张磊

标签: 锂盐行业

更多

行业报告 ?